http://www.sharebar.cn

“清看雍正”的真正原因,在这里!

古玩行当里有句话:明看成化,清看雍正!

雍正朝只有短暂的13年,在位时间不及他的父亲康熙和儿子乾隆,

但流传下大量精美的艺术品,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艺术成就!

这些古玩艺术品格调高雅,工艺精湛,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其中绝大部分由养心殿造办处承做。

造办处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极为详尽地记录了皇帝的谕旨和管理人员奏报活计制作的全过程,雍正帝的兴趣爱好、审美标准、鉴赏水平一览无余。

雍正皇帝朝服像

▌若不如意朕不依

关于雍正的一生,有许多野史和传闻,导致众人心中的雍正冷酷、凶残、没有人情味。

而现实中的“四爷”却很有生活情趣,他是宫廷艺术品的“总设计师”,审美水平极高,眼光特别挑剔。

虽日理万机,却从不吝啬对工艺品品头论足,款式、纹样、颜色、做工一一指点,还自有一套评判标准,褒雅贬俗,务求尽善尽美,这在《清档》的记载中比比皆是。

如一方黑白玛瑙盒西山石砚曾得到雍正的褒奖,他点评此砚“做法文雅,甚好!”并嘱咐“照此样再做一方,略放大些。”

雍正手持如意画像

他曾要求将一件商金银蟠螭圆鼎后配的紫檀木座“肚子去了,往秀气里收拾。”

还要求“照怡亲王进的活腿四方香几做二件,或漆的或木的,做秀气着。”

可见秀气也是雍正遵从的审美标准。

清雍正紫檀镶漆面条桌

不仅文雅秀气,雍正也喜爱素雅。

玛瑙壶做的不够素气,就要奉旨“将壶上的花纹磨去,壶嘴里膛做湾(弯)些,壶把做素的。”

玉壶也被要求“将玉壶上的螭虎去了,做素的。”

一件刻花的莲艾砚,更是引发了雍正关于俗气的一连串的吐槽“莲艾砚做的甚不好,做素静文雅即好,何必眼上刻花?

书格花纹亦不好,象牙花囊甚俗,珐琅葫芦式马挂瓶花纹、群仙祝寿花篮春盛亦俗气。”

清雍正紫砂黑漆描金彩绘方壶-北京故宫

雍正时期的瓷器,一改前朝的浑厚古朴,代之以轻巧俊秀、工丽妩媚之貌。

这全都得益于雍正对器物造型的一丝不苟,追根究底。

以古铜瓶为样烧造霁青、霁红花瓶时,他要求“俟镟样时,底足收小些,上身腰箍不匀处镟匀些”;

郎世宁画驴肝马肺钧窑缸时,他要求“比缸略放高些,两头收小些”。

经过这样的处理,器物的口、颈、肩、腰、足等部位的比例更加均匀,线条愈显柔和。

清雍正粉彩人鹿纹梅瓶-北京故宫

另外,雍正对绘画中的人物形象也有品评:“美人头大了,另改画,下颏、肩膀俱要衬合着画”,“西洋人郎世宁画过的者尔得小狗虽好,但尾上,毛甚短,其身亦小些,再着郎世宁照样画一张”。

一针见血地点出比例失调,目光之敏锐可见一斑。

雍正《十二美人图》之一

雍正喜欢天然的材质、花纹,不喜繁工。

雍正三年九月“太监杜寿交老鹳眼木双梗双叶九如意一件。

传旨:”此款式好,著海望看,留样。”

雍正年间造了许多柄如意,但金质或黄铜镀金的只区区几柄,其余均为黄杨木、杏木根、沉香木、紫檀木、青玉、蓝绿玻璃、象牙等。

清中期 沉香木雕八仙纹如意

他明谕“款式好”、“留样”的如意独此一柄,

虽然我们无法确定这柄如意是否存世,亦不能从传世的几千柄如意中将其分辨来一睹真面目,但存世的几幅雍正手持如意的画像,我们还是能看出端倪。

清雍正淡黄釉瓶-北京故宫

“往细处收拾”、“花纹往�˽Dz�����精细里做”是雍正给御用作坊的常用批语。

雍正本人亲自参与器物创作,要求严苛,大到瓷器、雕塑,小到鼻烟壶、香囊,都要呈给他反复提出修改意见,不到十分满意,便不允许制造。

据档案记载:

(雍正十二年)二月初十日传旨,“将景山东门内庙里供奉骑马关夫子像着照样造一份。

其像要如意,法身高一尺六寸,先拨蜡样呈览,准时再造。钦此。”

于三月初十日拨得蜡样关夫子一尊,关平、周苍从神等六尊。呈览。

奉旨:“关夫子脸像拨的不好,照圆明园佛楼供的夫子脸像拨,其从神站像款式亦不好,着南府教习陈五指式拨像。钦此。”

于本月二十日改拨得关夫子从神等蜡样一份,呈览。

奉旨:“关夫子脸像特低,仰起些来,腿甚粗,收细些,马鬃少,多添些。廖化的盔不好,另拨好样式盔。钦此。”

于二十六日将改拨得蜡样呈览。

奉旨:“关夫子的硬带勒的甚紧,再拨松些,身背后无衣褶,做出衣褶来。从神手并上身做秀气些。钦此。”

于四月初二日将改得关夫子蜡样呈览。

奉旨:“帅旗往后些,旗上火焰不好,着收拾;马胸及马腿亦不好,亦着收拾。钦此。”

于四月初四日将改得蜡样一份呈览。

奉旨:“甚好,准造。旗做锈旗。钦此。”

此段档案形象、生动地反映出雍正的审美情趣,他观察物象之细微超乎寻常。

此塑像先后五次呈览修改,从人物面容、站立的姿态、马腿的粗细、马鬃的多少到头盔、硬带、衣褶无不过问,亲加指点。

特别是“着南府教习陈五指式拨像”一句精辟之至,南府教习相当于皇室剧院的艺术指导,擅长设计戏剧中英雄人物的动作造型,其身段扮相恐怕是最好的创作模特。

清雍正青花釉里红缠枝莲纹双螭耳尊-北京故宫

另有一例,雍正四年造办处画了皮腰带纸样四张,皇帝指示:“此四张鞓带样皆不如意,俱交给海望。着他做二副带子,只要好。若不如意,朕不依。”

海望是雍正深为器重的内务府总管大臣,为了设计出好皮带,雍正让总管亲自出马,还说做不好“朕不依”,严苛的“总设计师”也有幽默可爱一面。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三 苍猊》

▌审美标准的落实

翻看这些朱批,可以想见,新工匠入造办处时一定摸不着头脑,他们都是按照历朝历代规矩,刻祥瑞花纹,做传统的喜庆华丽款式,不料雍正皇帝的品位如此不同寻常。

为了达到追求自己的完美主义,雍正打破常规,亲自任命管理官员,钦点匠役承担具体活计。

清雍正 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 (一对)

按照《大清会典》的定制,造办处编属内务府,内务府总管大臣为正二品。

而雍正皇帝却特命朝廷中的显赫要员、一品大臣怡亲王允祥担纲,足见其对造办处超乎寻常的重视。

怡亲王能文能武,审美水平较高,最重要的是他与雍正关系最为亲密,对皇帝的喜好知之甚笃。

怡亲王不负恩宠,在此岗位上兢兢业业,又委任了能干的海望、沈喻、赵元、唐英等人,成为得力助手。

造办处的工匠来源于各地物色的名家高手,进入宫廷过了试用期,根据手艺高低享受不同待遇。

手艺高超的匠人就享受特别优待。

清雍正斗彩云龙纹盖罐-北京故宫

雍正六年,郎世宁的徒弟、画珐琅的林朝楷身患痨病,数次请求回乡调养。

按照惯例,痨病之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怡亲王却传谕说,他是有用之人,待病好后照旧回京当职。

另一位自鸣钟处匠人张琼魁手艺平常,因送叔父灵柩告假回乡,“怡亲王谕:‘此人手艺如何?’

郎中海望回称:‘此人手艺平常。’

王谕:‘若手艺平常,着伊回广不必来京。’”

这种择优留用的做法,是落实雍正审美标准的第一步。

清雍正御用松花石砚

其次,雍正对造办处人员的能力也很了解,知人善用,提升活计质量。

在造办处当差者不仅有各地招募的手艺人,更有宫廷中熏陶出的画家、写字人,有些设计甚至需要翰林院的高级官员也参与其中。

雍正元年,镌刻寿山石“雍正御笔之宝”玺印,翰林张照、技艺人腾继祖、南匠袁景劭、刻字人张魁各呈上一张篆样,最终皇帝选中了翰林张照的设计。

雍正御笔之宝印玺

雍正对各行业皆有所知,根据当差者的特长指派活计,

钦点“花卉着吴璋画,石头着陈��������善画”;

“传与蒋廷锡画花卉二张,其点景石头令伊着会画石头之人画”;

“画画蛮子内有懂得宫衣的着他画样”。

并且打破各行各作界限,用其所长,谕令郎世宁为金胎珐琅杯画样、在棕竹边漆背书格上画山水。

又明谕画年画和绢画的戴恒、汤振基改画珐琅。

虽从宫廷画师降格为陶艺工匠,但也为两人开辟了另一个展示才艺的舞台,雍正朝后期的珐琅彩瓷,摆脱了以往在构图上的程式化,在瓷胎上画出了一幅幅微缩的宫廷画,出类拔萃。

蒋廷锡《百种牡丹谱》

清雍正至乾隆白玉瑞蝠灵芝洗

第三是在人尽其用的基础上建立奖励制度,激励工匠。

雍正八年,郎中海望持进画飞鸣食宿雁珐琅鼻烟壶一对,

奉旨:“此鼻烟壶画得甚好!烧造得亦甚好!画此珐琅者是何人?烧造是何人?”

皇帝不但亲自过问工匠的姓名,在得知系谭荣画、邓八格炼的珐琅料后,欣然各赏银二十两。

画画人班达里沙亦为幸运儿,一幅“《松鹿永年》画比先画的好”,龙颜大悦,“传与内务府总管,查官房一所赏伊居住(这所位于德胜门外的官房计有24间半),”

另外,裱匠李毅也因活计称旨,赏得八品官。

对于普通的匠役,能得到超出月薪数倍的赏银已是喜出望外,更何况官房和官位,没有皇帝的旨意根本无法企及。

这些奖励措施形成莫大的鞭策力,激发着工匠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清雍正 桌面小剔红香几 42.55 x 29.85 x 29.85 cm

清雍正蓝透明玻璃八棱瓶-北京故宫藏

第四,对唐英的任用使雍正对瓷器超水准的期望得以实现。

唐英在任督陶官之前,在宫内当差30年,非常熟悉宫廷的规矩,

对皇帝的喜好心领神会了如指掌,对皇帝的要求更是刻骨铭心。

在雍正今天“款式”,明天“釉水”,后天“胎骨”的过问声中,惴惴然,岂敢有丝毫怠慢。

他从上任伊始,就竭力研究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对泥土、釉料、坯胎、窑火诸务皆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他不但按照皇帝旨意,依据宫内的宋、明各窑口瓷器进行仿制,而且主动到景德镇东20里外的湘湖查寻故宋窑址,觅得残器瓷片,仿成米色宋釉和粉青色宋釉。又新创制了法青釉、西洋紫色器皿等。

唐英的确是个人才,雍正对瓷器的期望和要求通过唐英的制作得到完美的展示,而唐英造就的“唐窑”也成为中国陶瓷界的辉煌。

清雍正 仿明成化青花折枝莲托八宝纹高足杯,北京故宫

清雍正淡描青花团寿花卉纹盘-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清雍正珐琅彩虎丘山水图碗-台北故宫藏

清雍正仿汝釉胆式瓶-北京故宫藏

清雍正珊瑚红地粉彩画牡丹贯耳瓶-北京故宫

值得一提的是,乾隆朝前期唐英仍然管理陶务,

他依旧殚精竭力的制造瓷器,却未使乾隆满意,甚至受到指责。

乾隆六年,唐英接到皇帝朱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造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一、二、三等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一一查明,造册奏闻备查,仍缮清单奏闻;

乾隆八年六月,因之前元、二两年所烧造”瓷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过多,因分条核减,共银二千一百六十四两五钱五分三厘三丝五忽二微,奏令赔补”;

乾隆十五年,唐英又一次面临“钱粮不许报销,着伊赔补”的厄运。

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关键的原因也许在于雍正、乾隆两朝唐英的官职不同,

雍正时期唐英的官职非常明确——协理陶务,身驻御厂,专心致志,别无所虑,成就斐然;

而乾隆即位伊始,唐英即奉旨以淮安关使兼领陶务,乾隆四年调往九江钞关监管陶务,十四年又奉命移理海关。

淮安关据江西二千余里,唐英除了遥控管理别无他法,

九江关距御厂三百余里,唐英每年也只能赴厂两次进行浮光掠影的视察指导,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清乾隆 唐英制仿古铜青绿浮雕夔龙开光石纹釉诗文壁瓶

来源:古玩百老汇(微.信.公.众.号:BCB10086)

“清看雍正”的真正原因,在这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