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丹侬骨瓷水杯

想送给你梅森Meissen的b-form彩虹杯
集齐梅森Meissen的b-form不同颜色的杯碟应该是很多朋友的心愿吧[偷笑R]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它们心情好像也能被彩虹渲染了一样。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朝会宫的最上方,铎娇与少离并排而坐。 焱珠吐出三个字。 这条甬道,易少丞越游越深,光色越来越暗。几经蜿蜒,足有百米长。 易少丞脸黑无比,面前又出现一人挡住视线,看上去还比较麻烦,实力应该不弱。 两掌相碰,声音巨大,少离倒退几步还没站稳,便感觉拿到锐利的风劲再次袭来,当下知道不好,连忙举掌应对。 青皮巨人,就像脱缰的疯魔一样,猛然竖了起来。 易少丞瞥了一眼甘臣的身躯,而是问,“你们可闻到一股焦臭之味?” 任由这无数能将金铁烧为虚无的魂火落在身上,发出一声声嘭响,然后散开,他那青色的皮肤上,始终没有一丝伤痕。 …… 连平凡羌人都知道,招魂瓶能收集人类冤魂,用来铸造出的武器自带诅咒效果,因为这对锻造神兵有神奇功能,所以才称为宝贝。但由于这东西太不人道,往往招致没有约束性的杀戮,所以羌族各部首领不约而同下了死命令,对于这种绝对危险、绝对禁用的物品一经发现,即刻将持有人除灭。 “不打,不打了!” 这三十人的追兵异常凶悍,截住了上百人,风突然加大掀起滚滚沙尘,同时所有人亮出了弯刀,金属摩擦的声音,以及衣带在风中猎猎作响。 少离说完转身跑了,拉着一大群侍从宫女很快消失在花海,不久后便传出了他开心爽朗的笑声和宫女的嬉笑。但是没人看到,那黑摩苏消失在花海前,阴森森的眼神狠狠瞪了无涯一眼,又古怪地笑看了下铎娇。 同时手一松,长枪消散,化为数百只青色火焰蝴蝶。 这些人约莫有上百,大部分身着墨袍,十几人身穿青袍,还有两人,一人便装一人黑袍。 她也要修炼,她也有重要的事去做,所以哪里来时间专门查那人去向?只是,想到易少丞,她竟内心也隐隐有种羞涩。 行了良久,到了一块巨大的风化岩石下,领头之人一勒缰绳竖手,身后轻骑纷纷停下。这列人马绕到了风化岩的后面,开始喝水吃干粮休息。 “她疯了,难不怕就这样……死了吗!?” 一切的一切,都在焱珠掌握之内,就仿佛等着这一天的到来,等着他接手这滇国。 沈飞瞪着眼,又看了下易少丞,连忙嚷嚷道:“什么不见王城,咱们……咱们再另找出路,绕过去就行了……” “这家伙,好像还真有点意思。”易少丞眼中流露出好奇之色,如实说,他对沈飞提防之心丝毫没有削弱,那少帝之人,又岂会真正的和自己一条心呢? 关于这骷髅海的形成,所有人都不明了,但是都有所耳闻,而在滇国的古书之中记载也极少,唯一能够警示后人的只有四个字“绝死之地”。 “我这是又当爹,又当娘的……竟然还被老板娘瓦萨说,你是我的女儿。呀~谁能像我这样幸运,莫名其妙做了一位小公主的爹爹,哈哈~看来我易少丞以后的运气,绝不会差!” 掌握其中规律后,易少丞在这里的“身体”,比原先更加凝实稳固。 “小宝宝她叫什么名字?” 只是此时此刻,他再难忍下去……可还得忍,必须忍! 酒烧好的时候,徐天裘也给铎娇倒上了一碗。第九十一章 活人得意,朽尸开眼,死物涅槃第七十九章 不该惹 望眼处,墨竹苍翠被毁得淋漓尽致,成了泥泞的废土。 惨叫之后,一名被铎娇偷袭击中的王者境强者,被掀开后猛然撞在黑色的崖壁上,背后涔涔淋血,未等他完全恢复过来……空中突然闪现而来一抹靓丽的英姿,接着,他便感觉喉管一凉。 在上半身探出之后,这个熔岩人形一下子趴在了前面的地面,不断往前爬,使劲地将自己从熔岩之中挣脱出来。 无涯这时候却将长枪一甩,插入了船头。 无涯的枪,对上桐木帢的弯刀。 “够了……真是够了!她不过是个连溺水都无法救自己的孩子!”易少丞心中狂吼,眦目欲裂,触目惊心地看着,却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水底下的手握的嘎嘣作响。 原来,就在她们两人这段谈话的过程中,那女婴已经不见了踪影。 眼见铎娇悄然接近,就要偷袭成功。 他早有耳闻,面前这个羌族与滇国既是邻居,又是死敌,争夺地盘已久。他们血液中有着匈奴人的那种狂野,又流淌着羯族人的残酷,本身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种族。而今,又联合了句町国,两边合围,形成了对滇国的打压。 某个深夜,大雨哗啦啦而下,逆流而上缓缓滑行的大船,在这个雨夜中终于抛锚了。 他在沉思状态下,不自觉的提着一个酒壶喝了口酒,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 “不要费劲了,有这么大的力气,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退路吧。”焱珠冷哼一声。 此时此刻,易少丞身体疲乏得厉害,他差不多耗费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将留存体内的劲力驱除,现在也正是身体最弱需要恢复的时候。 只是这统领并不知道,哈鲁退下不是贬谪,而是在先王死后,他不愿附随长公主焱珠,故而做了类似汉人告老还乡的选择。 这个男人,他从第一眼见到就佩服,就敬畏,远胜过界主江一夏。 易少丞想来想去,唯一能救这婴孩的,只有动用元阳纯力,灌输到她体内,重新激活婴儿五脏六腑的活力。 但对于少离,却是虚名而已。 焱珠话到半截,似乎忘记继续说下去,已看远方那边的战台。 ……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称呼对方,但都未出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