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骨瓷和陶瓷的水杯

想送给你梅森Meissen的b-form彩虹杯
集齐梅森Meissen的b-form不同颜色的杯碟应该是很多朋友的心愿吧[偷笑R]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它们心情好像也能被彩虹渲染了一样。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铎娇走在前面,她虽不知徐天裘邀约自己出来散步,到底为何,但自从在雍元城中,见识过了汉朝这两位使者后,便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由于魂自幼在焱珠身边长大,知晓许多秘密,有了他的帮助,再加上铎娇留存在书房里的一份名单,合二为一,许多隐藏至深的焱珠派系的大臣们,也都被挖掘了出来。 更何况,敌人队伍中还有青海翼,简直就是死亡女巫一样的存在。 诚然,铎娇有一万个理由要将易少丞留下来,她却知道这样做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她还要指望着易少丞带着幽牝天果离开,吸引紧随而至的焱珠等人,唯独这样,才能和少离联合起来,铲除焱珠深藏在雍元皇城里的爪牙们。 这颗灵蛇的本命元珠,本质上是由气而化,凝练百年才渐渐而成,最忌讳暴露在水中。大蛇也是被逼无奈,临死前竟想着与水鬼族群同归于尽。 “这蛟蛇所吐之物应该便是它的本命元珠,只有百岁以上的灵蛇,经历种种奇遇,才会有如此之大的珠子。我若得到这颗珠子,一定能加快汇聚体内的元阳纯力,武学会踏入另一种高度。可只怕我惹怒了它……一定会不得好死。” 随着身上的魂力,自然涌入,旋即天果上的六只眼状纹路一眼接着一眼亮起,直到最后一眼亮起时,整块石头暴亮,一朵朵青色的魂火在眼上燃烧而起,脱离石头,最终汇聚到了一起,化为浓浓的青色一团。 “我倒想看看,此人到底意欲如何?” 只是这时候的易少丞又发现,自己这在虚空之中的身体有些透明…… 众人只觉一阵冷气袭来,一道风雪卷成的透明人影便到了跟前。 易少丞和铎娇对视一眼,就在他们出事的瞬间,清晰看到了这巨大剑上有一层无形幽暗的剑气旋涡,猛地一吸,将修为低的人血肉搅碎。 言罢,罡震玺看看身上的一个个窟窿,连肝胆都被摘掉,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耻辱啊。 今日易少丞来这里的目的,本想屠灭这个巢穴所有水鬼,但看到这些小水鬼可怜兮兮的模样,内心莫名其妙挣扎了一下。特别是,这里还有个从小被水鬼们哺育很久的鬼娃,也让易少丞意识到,其实水鬼并非那么残忍,否则的话,又怎会把这小子养得好好的? “怎么……怎么回事……” “我可是神人,神人,神人……两百年的神人啊!” 铁甲侍卫做完这些,却也不含糊,将戴在脑袋上的铁甲盔帽脱下,霜绝插在地上,单膝跪下。 只是在即将彻底融合时,易少丞又有些后悔。 九头尸鹫一怔,原本阴冷玩味的眼睛立刻停下,专注地看着徐胜。 血肉又被剥离了骨架。 但是,等所有人来到了这十二尊金人面前时,顿时被这金人的气势所震慑,一时不敢向前。 “一切都因为这个……” 望着少离,最终,桐木帢接过了少离手上的丹药。 不一会儿,大师兄就带着几只伙伴,抓来了几条肥大的鲤鱼。 这股愤怒,是汉朝皇帝对滇国发出来。 而那魂更是直接,霜绝微微一提,朝上面露出半尺锋利的剑刃后再摁住不动,静待后面的命令。 另外,这颗天果上的眼状纹路,也并不是有序排列,比较错乱,眼与眼之间,又以手绘而成,线条连接,看上去十分像地图。 没错,他们是走不了了。 怨念声威震,他忍着巨大的疼痛狰狞着脸,一甩手,那巨大圆月战斧出现,他举起双手抡起战斧竭力劈向将要飞离的焱珠。 此时,少离一身便装正在摆弄着花草,身后跟随着几名侍卫、侍女。 呼! “骷髅海兮无尽兮,黄泉路兮不回头,阴间路兮魂吹兮,弱水河兮魂难走。” 纵然,那些从前已经不再眼前,那人亦无影无踪。若说生命便是一曲词赋,从无形中来,易少丞便是这样悄然潜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再悄然的离开,只留下那难以磨灭的深刻。 易少丞确认这只水鬼已经死透了。只是它的眼神中,明显充满了一股怨毒和戾气并存的恶意,果真是死不瞑目,非常骇人。 刚才一切她并不是没时间去阻止,而是放任为之,主要还是针对自己弟弟身旁这个侍从黑摩苏。 “不如我去探探路可好。” 本就不擅长表达的他,这一激动到无以复加时,手舞足蹈起来,嘴里啊啊啊地发着声音,不知该如何打招呼,也不知该如何表达。 师父是王者境强者,束音成丝,传音入耳,这是王者境高手才能有的能力。师父出手必然迅捷得不会被察觉,而此刻又有夜色掩护,无涯正好背对着,一切的一切,天时地利人和,实在是太靠向他这边了。 铎娇知道自己大意了。 而这最后一天,必然要分出个雌雄。 就这样,一路杀了好几个,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和第一个人同样的神情,不久之后,易少丞的眼神已经麻木。 但更多的村民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在这熔岩下面,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仍在燃烧着,下沉着,若是细看便不难发现,这团火焰之中有着一个人形,不是别人,正是焱珠。 等易少丞与众人汇合之时,他也惊讶地发现,其余人都有着奇遇, 焱珠站在那里,脸上充满不屑,同时呵斥的声音凝丝传来“我滇王之女,身份何其尊贵,从来只有我们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我们。更不会自虐致死,我不管你有什么心结,但绝不允许你用这种懦弱的手段结束自己。你——只能死在我手里,先把你的小命留着吧!” 让众人惊奇的是,山洞里十分干燥,地面都是松软洁白的沙土,石壁上嵌着无数荧光石头,不用火把也能看清四周。 …… “你是说,这人是我滇国皇室的始祖,太烬煌阳?”焱珠比铎娇知道滇国的秘史更多,一下便道出了这个古朴晦涩的名字。 毫无疑问,易少丞在杀羌人百夫长千夫长之时,手段轻描淡写,便正是因为如此。 焱珠强忍最后的耐性,站在易少丞面前一连串问出这些年来的困惑,她的手指微微弯曲,这都是因为易少丞就像一头野兽,狂怒的野兽,而使得连焱珠也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