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45%骨粉骨瓷杯

为你朝思暮想,为你倾家荡产

Wegdwood系列,第一眼就爱上。完全是艺术,不忍使用。

Wedgwood收购的品牌Minton,专门出产手工精致的兰花系列,给Wedgwood的匠气增添不少灵动。

最棒的是兰花糖罐以及蜂鸟盘,配色、大小、比例,臻于完美。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砰! 笑话,想要带无涯走,那是不可能的。再说铎娇才是杀徐天裘之人,你们这是要斩她么?顿时,铎娇额头上生出三道黑线,努力的克制着不爆发出来! 包括绝色王妃在内,众人算是松口气,白羌的面子也算挽回一些,其中只有小王子魂有些失落。 师父苍老而不可违背的声音,一遍一遍在耳边回荡,桐木帢最终一咬牙,眼神变得坚定。 铎娇咬着牙,嘴角渗出鲜血,姣好的面容纠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狰狞,但是她依旧死死地坚持,没有一点松手的意思。 “十年……”少女也喃喃了起来,她没想到一晃眼已经过了十年。 易少丞知道青海翼还有话要说,默默等待的同时,又低头去给铎娇盛饭。却发现这小丫头因为今天遭遇太多事情有些累了,早趴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睡着了。 “殿下能理解就好,如此一来,殿下看这商税之事又该如何?” 放眼望去,台面上的无涯和桐木帢两人,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易少丞,你这个罪人,竟敢来我滇国捣乱,你可知这是我滇国最神圣的比武?”焱珠遥遥看着比武台上的易少丞冷冷道。 “将军你看。”这骑兵拿起大剑往骷髅上用力劈下,只听砰一声,火花迸溅,骷髅竟然还完好无损。 这便是冬岭山的传说,食腐之寒,那是不知多少年前便存在于此的强大存在,是鹰中之鹰,雄中之雄。这传说中的生物,因为非常强大和许多古老让人称颂的经历,它也成为冬岭山族民的信仰。 毫无疑问,无涯修炼的正是易少丞所教授的枪法——如龙枪诀! 滇国,王子少离宫内。 “遵命,殿下!” 易少丞在前面这般卖力,消耗巨大,青海翼也消耗巨大,沈飞更不敢怠慢,可唯独焱珠却如此。 “好瑰丽诡异的剑,也不知是出自哪位高人之手,栩栩如生,看样子,这些骷髅生前应该都是强大的沙场战士。这骨骼一个个都如此粗壮,即便没有了血肉都比咱们还高大一些,倘若还尚在的话,想必个个都是威猛的大力士。” 更何况,敌人队伍中还有青海翼,简直就是死亡女巫一样的存在。 看着破掉他的冰封一路冲来的火焰人形,这尊持枪的火焰人,已经开始燃烧了! 暗香的迎冬花,咕咕的野鸽子,熏染中的残垣断壁仍带余温,偶尔,还听到有断裂木柱子的倒塌声,溅起星火点点。 九州剑宗,多么古老的一个名字,刹那间,无数的事情涌上心头,然而尽然美好,仿佛连回忆的颜色也是五彩斑斓,铎娇喉咙哽动了下,眉梢上终于流露出一丝丝因为莫大喜悦而产生的疑惑。 易少丞静静的听他说,期间不曾打搅,也不曾询问武魂宝藏到底藏在哪儿,就像是听一个老朋友在叙述一个平凡的故事。 但是——嘶! “既然你这么恶毒,那我只能以毒攻毒,将你炼化成一把诅咒兵器了。” 本以为自己起初时能用墨袍实力迷惑住这人,然后再展现出真正青袍的实力,却没想无论青袍还是墨袍,在这人眼里都不过是个玩笑而已。纵然竭尽全力使出的魂火,恐怕也和表演没什么区别吧。 她跪在这里,实在太累了……但总算赢了。 还没说完,另一人便连忙示意这人住嘴,这人立刻眼神一惊,停住了嘴,看向枯瘦男人的眼神变得恐惧,害怕。 “骷髅海兮无尽兮,黄泉路兮不回头,阴间路兮魂吹兮,弱水河兮魂难走。” “你,去码些木材过来。” “只怕,想要渡河还是没那么简单。这些石块是悬空漂浮,根本就没有重心。好在兄弟们都是百战之兵……” “天啦,为啥每次都这样折磨我!”易少丞已经极其无奈了。 这一指,枪头之上镶嵌的一枚异色天果亮了起来,散发出璀璨光芒。 一名骑兵恭敬地将一柄黄金剑呈上,这剑呈修长的三角形,上面雕刻着无数骷髅。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剑重重落下。 无涯目露感激,而少离则是微微颔首。 这些都是落水而亡的女子,她们被族人从太阳河里捞出来,正举行着某种送别亡人的仪式。 几乎可以肯定一点,青海翼已经抵达到界主境中期,实力远远超过江一夏。 “我就是看你闷闷不乐,来,喝一壶。”第九十四章 十六年之疼 “铎娇她没有过来。天气太冷了。” 此前她已收到汉朝内应李水真的铁鹞子传书,早就知道骁龙会入滇国。 易少丞唯一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便是她了,说实在的,自己在大汉朝这些年来生活也有诸多不易,并非没有想过安家立命的事情。 “爹,你得劈它的脑袋。” “就是这儿了。这地方水深异常,下面一定有些古怪。” 此时此刻,易少丞酣睡的时,一个黑影悄然接近着易少丞,两者相距不过尺许距离时,那只手悄然伸向了易少丞。 武魂的珍贵程度,难以想象! 两名千夫长立刻用拳头贴在心窝,态度恭敬的应允了王妃的提议。 易少丞对于高度的认知却未曾改变过,因此落入眼界尽头,便是天地微微弧形的运转轨迹。但那轨迹无法触摸,只能感受到是宏大广阔天幕与无尽厚土的接壤。 下一刻眼神狰狞,看向地面的铎娇等人,猛地冲了下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