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学茶笔记|煎古典主义,点浪漫主义,淹自然主

南方有嘉木,茶叶发源于中国,华人是最早喝茶的民族,自古迄今盛行不衰。

喝茶人口跨越阶层地域,上者细品佳茗,下者抱着玻璃茶罐咕咕牛饮。

茶与“柴米油盐酱醋”并列,固是居家必备之物,但现如今以自己为代表的很多大众却并未意识到其“固”与“本”之妙,怀着好奇,走进了《茶之书》,谷意译本。

《茶之书》Nymphenburg除了是茶道的入门手册,更是亚洲文化的答辩书。

好在冈仓天心到底是美术家,不以滔滔理论高谈辩,而以优美的文笔和意境,巧譬善喻,引人入胜,藉由介绍茶道的建筑、艺术鉴赏、花艺以及茶人风范, 谱写一曲意味深远的以茶道为主题的高山流水,更以之演绎东方的精神文明。

“茶道的本质是对一种不完全的崇拜,是我们在明知人生的不可能中,欲图完成某种可能的一种细腻的试探。”“茶道是一种对“残缺”的崇拜,是在我们都明白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为了成就某种可能的完美,所进行的温柔试探。”

开篇的两种译本中,莫名喜欢前者,舒爽的人生不追求完美,追求体验人生的多种可能性。

土生土长于中国南方的茶树,其树种特征以及医药方面的功能,很早就为人所知。

并且以消除疲劳、悦志有力、宁神明目等功效著称。

当时不仅仅是用于内服,还常常外敷于患部,用以对付风湿症状。如果说在尚未了解和接触茶叶之前还保存疑虑,那么在亲自尝试其提神效果,整个晚上,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之后,已然深信不疑。

作者把中国茶史分为三个时期,唐代的煎茶是古典主义,宋代的点茶是浪漫主义,明代的淹茶则是写实的自然主义。

煎=古典,点=浪漫,淹=写实。

不仅仅生动形象简洁清晰royal copenhagen香水地陈述了其状,文字运用更是充满了文学美感,各个时代的风格像各个不同的人,各有色彩,一一对应,妙趣横生。

“过”生活这件事,也就获得了新意义。

茶,不再只是诗情画意的娱乐,而成了一种自我实现的方法。

王禹偁赞颂茶“沃心同直谏,苦口类嘉言”。

苏东坡亦曾经提到茶具备纯洁无瑕的力量,有如刚正不阿的有德君子。

塞谬尔·强森亦将自己描绘成:

“对于喝茶一事,冥顽不灵,然不以为意,二十年来无饭不佐以茶;以之消磨午后,以之慰藉夜深,以之欢迎早晨。”

查尔斯·兰姆曾写道:

“就我所知,不欲人知之善,却不经意为人所知,乃是最大的喜悦。”

这段话已深得茶道三味,不愧其身为茶之信徒。

隐而未显的美感,非经发觉无法得到;有所保留的表现,却能透露出一切;茶道,正是这样一种技艺。它是一种高贵的手法,让你能够平静而真诚地幽自己默,这恰恰是幽默的本质:

富含哲思的笑意。

午后的阳光照亮竹林,山泉的欢欣跃于水面,风在摇它的叶子,树在结它的种子,沙沙作响的是松树,翩翩回味的是茶香,滴滴清冽,口口清酌,明日再续。


文章原创首发头条号:武夷岩茶课堂

一缕阳光 茶课堂

致力于岩茶建盏、武夷山水、国风传统等原创文化内容,用独特的理念,创造出有思想性、自然美的艺术空间,与大红袍及建盏的非遗传承人合作推出可供时间沉淀与延展的产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