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吴大恺禅意书画——禅中有画,画中有禅

禅画是中国独树一帜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其特点表现在:禅画墨笔简洁,意境十足且空旷,体现了一种虽无文字,却直击本心的简约主义和卓尔不群的禅意风骨。唐末五代著名的画家荆浩曾在《笔法记》中提出有关“图真”的思想——真实且纯真的实物皆由本心而出,这就使禅宗的要领和艺术境界。具茶具品牌体而言,山水画要想达到图真的目的,“气、韵、思、景、笔、墨”这六要素可谓缺一不可。

吴大恺作为雪景山水画的代表人物,极其巧妙的将雪之纯净与禅之简洁融会贯通,达到不拘于细节、脱俗自由、简单素雅和幽玄静寂的境界。

(图1:源自易阁字画)

撇去书画,单听作品名字《雪中悟禅》就是一种单纯、空灵的意境之美。书画以漫山皑皑白雪为背景,体现出多起积雪的厚重之感和静谧之美,又通过对树木曼妙的舞姿的刻画,无不展现冬季独有的静怡清幽景象。人物意象的刻画更是画作的点睛之笔,人物轮廓形态的勾画不在于惟妙惟肖的形象,而是背后的“道理”,以极简的笔法,随心应手的以一笔一划描绘僧人交谈的景象,道出画者心中所想。

禅者借用笔墨流露心灵的声音,

(如图2:源自易阁字画)

相较于《雪中悟禅》中的白日悟禅景象,《月下图》墨韵扎实,笔墨深浅的控制,凸显浓密斑斓的树木与洁白的积雪形成鲜明对比,月夜的雪景更给人幽静深远的意象。倘若没有书画上方以月为背景的刻画,整幅画只是一种黝黑黝寂静之感。但历来皎洁的明月不仅是旅人思乡的寄托之物,在佛教则被喻为人的自性,即自性的清净圆满皎洁如明月,佛性本自清净。两位身穿僧服的和尚提着火红透亮的灯笼,在皎月的指引下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画者似乎把自己的所想所悟寄托在夜铁托盘晚行旅中僧人的头脑中,在幽深寂静、皓月当空、漫山皎洁的山林中令思想和灵魂放空,在画中感悟禅意,在禅意的心境下作画。

(如图3、4:源自易阁字画)

除却雪景与禅意的结合,吴大恺更有对禅意感悟的独道画作。《春有百花秋有月》与《坐观云起点香》(如图3、4)中的僧人在以的春花秋月和祥云为依托的大自然中参禅悟道,感受与连接天地万物,因此禅意山水画即来源于自然有回归自然。正如久居繁华都市的我们,想要在繁杂的都市寻觅一处净地,不如参禅悟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