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画家谭良干国画作品赏析:收尽眼底皆是春

作者:贵州大学 李忠贵

初识谭良干老师是通过我女儿。ー天女儿微信发过来一组谭老师的画作及书法,并附言说是她大学同学父亲的作品。

这是我见过为数不多令我震撼的画作,一幅幅作品表现的虽说是国画中擅长的山水题材,但独特的艺术风格极具个性,视角之下呈現的是我们再熟恶不过的贵州山水自然风光,准确地说是贵州黔南、黔东南的山水自然风光。我对画艺术是一个门外汉,如果要我用绘画语言“线条”、“构图”诸如此类来解读谭老的画作,我纯粹就是一"叶公”,还难免落入不痛不痒的俗套。不过这些年在宣传贵州中用“多彩贵州”定义贵州的大自然风光和人文风貌,无疑准确而又有力。谭老师的画作就是“多彩贵州”最好的解读。画中些斑驳纵横层层叠嶂的山石,犹然就是历经千万年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现实杰作,触手可摸,攀之难越;那些遍野的灌木或是枝繁叶茂的树木以及潺潺流水,“山嶂远重叠,竹树近蒙笼”,动静交错又色彩斑斓,但凡走近过黔南、黔东南大地的人,那画中展現的一枝一叶,顿觉迎面扑来;当然还有那一村一寨少数民族的古朴民居和多彩的服饰,独显一方特色,抢人眼球……总之,那一张宣纸下的天地,浓缩了贵州无尽的山水诗意,画作之景与记忆的碰撞对接,完美地交融在我的心度,大就是人们说烂了的“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哲理。

有句俗话说:沒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同理,我不会绘画,也见过绘画。在我苟活的岁月里,我见过无数的画家以及他们的大作,观赏过许多个人美展,不客气地讲太多创新之下的“泼墨”、“大写意”、“抽象”等等概念集合展现的中国艺术绘画作品,对我而言就是对牛弹琴,好比一盘回锅肉,好不好吃是靠自己的味觉感知的,你要说你炒的这盘回锅肉是“大写意”或是“抽象”回锅肉,结果是我或是更多的人不买账,你这不是“专业”欺负我们太多的非专业吗?在我的认知中,绘画也好,音乐亦罢,“皇帝的新装“穿了就穿了,没穿就没穿。作品说话、观众说话,任你贴上何等唬人的标签,最好的“标签”贴在大众的心里。 有幸欣赏到谭老师的画作,从心底蹦出的就四个字:赏心悦目。赏心是指谭老的画作,其细腻的笔墨,张弛有度的构图,无声胜有声的音乐节奏,表现我们想说而又说不出的贵州山川之大美,这或许于情怀关联:月是故乡明,水是家乡甜……还有在百度检索谭良干,得知他生长于贵州黔东南天柱县,套用“一介武夫”他就是“一介草根”,正应了那句老话“一方水土养ー方人”,他的艺术成长道路勿须通常意义下的“体验生活”,他血液里流的都是“生活”,画作中那些“绿树村边合”;“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的无数景致,无不是对“生活”的解读和注解。当然,还有他与生俱来的悟花瓶是什么意思性,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奋,合力搭建了他登上艺术絵画高处的阶梯,加上满怀着对乡土的眷恋和万般情怀从心底发端,直至笔下,其作品焉能不赏心悦目!同样具体;谭老的画作泼彩胆大自如。自成一格。纵观当下众多的山水花鸟画作,少有像他的画这样用色的,他的画各色兼具可谓色彩斑斓,但色与色之托盘图片间的过渡非常自然流畅,绿不喧宾,红不独艳。增一分则多,欠一分则少,满眼新色皆含春。

谭老师的绘画作品不仅带给我不尽的享受,还了啦我多年来的一柱心愿。几年前,我在贵州黔南都匀生活了近五年,尤其对黔南、黔东南的自然风光、乡士人文情有独钟,总想写点东西表达点感受,但这片土地的无限大美总让我感到语言贫乏的尴尬,由此,借谭老画作,也算还了我一段久久难于释怀的笔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