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山料传奇揭秘:16万开采出价值上亿的95于田料

95于田料一直是个谜。有人说95于田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好的山料,可以称得上是超级和田羊脂玉,甚至白度、脂粉和油性好于极品羊脂籽玉。

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段传奇故事:

1995年5月的一天,在山上牧羊的小童捡了一块巴掌大的雪白山料,卖给在附近承包玉矿的矿主。看到此料,矿主眼前一亮,这么白、密度如此紧密的山料真乃极品啊!马上给了牧童5块钱作为买价,又付出150块作为代价,让其带路到发现该料的地点。到达地方后,连续找了两三天,就是发现不了矿苗,疲惫不堪的矿主准备打道回府,抬头忽见崖上积雪下,冒出一片白晶晶的石料,他跃上崖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也。发现那竟是百寻不见的羊脂玉料!时值五月,离下山时间的六月已近,否则高山降雪封冻,下山将很困难。再考虑到承包期限已到,明年也不知是谁承包,于是他想出一个下策,干脆用爆破作业炸山取料,一直忙到十一月份,才把8吨玉料在齐腰的积雪中运下山。

故事真假无非是要说明于田料现在的珍贵性。那么95于田料究竟是什么样子?下面和我一起来了解一下真实的95于田料的历史原貌。

开采契机:玉矿国有制转为私人承包

于田玉矿在历史上是和田玉的主要产区之一。出料的鼎盛时期应该是在清中期以后。在这里有过去英国人开采遗留的痕迹,更有先辈们开采玉料遗留的足印。

建国后,和田地区成立组建了和田地区玉石矿,主要负责全地区的和田玉料的开采、收购和经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于田县玉石矿的开采矿点,主要是在以前遗留下的老矿区---阿拉玛斯矿区周围以戚家坑为中心点开采。

新疆有许多产玉的地区,于田是其中之一,在历史上,于田县是和田玉的主要出产地,且以出产山料为主。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于田料的传统产矿点“冰坑”的塌陷,虽有其他矿点出料支撑的于田玉矿的日子也是江河日下。

直到1994年,于田玉矿更新观念,对各个矿点实行开采招标,准许外人进入采矿,于田县委和政府提出了国有矿点个人承包,一年一签,自负盈亏,自担风险的经营思路。当时的矿长,采矿队长等等没有一个人敢于试水,最后动员采矿队一个叫买买提明的维族职工承包玉矿一年。

当年的承包费交16万给政府,之后,上山采矿的所有费用,都由买买提明自己承担,收益自然也由他自己支配。

95于田料的发现之旅

1995年4月初开春,买买提明带领采矿队,进入了昆仑山深处阿拉玛斯矿区,边采矿边探矿。在老矿点采矿,在老矿区的周围以及纵深探矿。

开始几个月,几乎没有收获。眼看本年度的采矿期快过去了,8月的一天,探矿人员报来了一个消息:在老矿区的纵深处(无名点)发现了一条白玉矿脉,虽然矿脉很窄,但颜色挺白。

买买提明马上带人携带炸药等爆破器材,来到新的矿点。经过爆破试探,喜从天降。开始炸出的玉料,虽有白度但硬度不够,块度也很小,量也很少。

但此玉料的品质好过以往老矿点开采的所有玉料。但是爆破作业造成料块大的不多,且料块有裂纹,甚为可惜,成材率较低,小块的比较完整,此外大部分硬度不够,但也有部分硬度很好的料,但脆性较大,柔韧性欠缺。

但是现实是很严酷的,已是9月中旬了,开采出的第一批玉料被送下山进入市场价格可以卖到500--800元/公斤。当时之前的老矿料只能卖到30--80元/公斤。而此时的买买提明最焦虑的是:新的矿脉刚刚发现,主矿体也是刚刚炸出,时间却没有了。

新矿出现的信息已在社会上扩散,下一个年度他肯定再拿不到承包权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开采速度,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开采出更多的玉料。

在这种背景下,买买提明采用炸药狂轰滥炸,急速下运的方法,从9月到12月大雪已封山的情况下,陆续运出了最后几批玉料。而此时玉矿的脉线也已向大山的腹地下沉,很难再扑捉了。为了与老矿点的料区分,这批料当时就叫“95新矿料”,也就是现在所说得“95于田料”。

市场上的95于田料

据事后的统计:这批玉料共出产了8000多公斤。此料在当时就是抢手货,不到2年(1996年)底,这批玉料已基本销售完毕。

其走向:矿主本人留了大约300-500公斤,市场上陆续流通了大约4000余公斤,和田工美总计收购了4000余公斤。这批玉料最大的单体100余公斤,最小的单体只有30-50克。在1996年底有记录的销售价格是:500--4500元/公斤。

而在进水晶茶具入21世纪后,还能够与买买提明维持交易的玉器经营者,少之又少。

目前这种玉料在市场中已经近乎绝迹,能看到的多是成品,且为早期生产的作品,工艺和品质都有欠缺之处,但以其稀缺和绝佳的特性,其价值已经成为玉石料中无可争议的高阶贵族,而且仍有持续增长的巨大的升值空间。

95于田料的特性

由于开采条件和当时的背景情况,这批玉料的绺裂比较多,特别是单体稍大点的内部绺裂都比较严重。主矿脉中出的小块的一般都非常好,结构致密,洁白无瑕,真可谓是冰清玉洁。当时当地的老乡形容这种玉料叫冰糖料。

这种料还有一个特点:毛矿料时,看科尔伯特上去略闪点青,但制作完成打磨过后,其洁白、温润、致密、油腻,讨人喜爱的程度,是许多高等级籽料也难以攀比的。

应该说这批玉料是近代和田玉开采史中,有记载的最好的一批山料,称其为玉石中的山料之王,可谓名副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此后的1996年、1997年、1998年、1999年,连续4年,分别有四家汉族同胞承包过阿拉玛斯玉矿区,都想去再探找“新矿料”,但都没有受到上天的眷顾。虽然投入很大资金,只是在老矿点附近采到一些类似的白玉矿料,但品质都不如“95新矿料”。当然,其售价和产值也没法与“95新矿料”比了。

连续几年也有不少玉友找过这条矿带,连“95新矿料”的采矿点都没找到,从此“95于田料”就成了玉石界的绝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