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淘宝上的紫砂杯能买吗

Shelley天上下凡七仙女 骨瓷杯碟‍♀️

Shelley的oleander杯型可是有很多粉丝的吧,春天的花束图案可以追溯到50年代,仙气十足的配色和花纹足够让人迷恋吧!

这些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色摆在一起真的美丽,虽然因为年代久远,有一些些瑕疵,但是时光的痕迹也是迷人的不是吗?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我忍了你们十六年,忍了你们每一次因为权谋而导致的无辜杀戮。我还差这时一刻?”易少丞拔掉肩头上的圆月战斧,狠狠劈向罡震玺脑袋。 这些水鬼终于露出真容,它们长相都差不多,一个个尖鼻子,鹰眼,两只尖锐的獠牙一直从上唇长到下面,看上去既像野人,又像是凶狠的猴子。其中几只体型健硕的,胸前长着白毛,背部的棕毛带着油性光泽,一看就是水下潜泳的高手。 一阵燃烧爆鸣,火焰骤涨,重新化为了一个人形,这就是——焱珠! 是啊! 适才朝会,那是徐天裘第一次见到铎娇。 十二进六,到了中午时,便决出了胜负。 黑衣侍从冷哼一声,侍卫中一人飞快抬腿对着无涯膝盖后曲处踢了过去。 没错! 到底是怎样的人,能够以一人之力,搏杀同为神人的狄王,还将众人打成这样,到了最后明明处于下风,还能够在五脏六腑都被绞烂、心脏被捅破的情况下逃脱。 “这样的美人怎能浪费?带下去好好款待。继续东进,我现在要即刻找到大巫女!” 易少丞从水中露出脑袋,怀抱着刚刚救来的女婴,腿脚发软的朝岸边河滩跑去,有时候还要滑一跤。 …… 易少丞猛然一喝,一股狂暴音波冲出,劲气让地面泥土翻滚,出现一条笔直的沟渠。他横扫长枪,呼吼着朝那枯瘦男人杀出。 “殿下,铎娇王女我已见过,甚是仰慕,奈何她性格直率,不知殿下可否做主……” 狂风呼啸,虎未至,风先到。 阿泰选拔是滇国盛事,直接影响到了举国上下。 铎娇想了许多细节,越发觉得这里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仙宫,于是和青海翼师徒两个自发地双手交叉在胸前,低头闭目,口中发着古怪的话语在祈祷,神情肃穆,直到良久方才恢复过来。 “嗯,适才的奏章也送到了,娇儿你也批阅一下。这次奏章有些不同,我怕你不分轻重,这才让人叫你抓紧。后来想想又不放心,所以特地赶了过来。”说话间,焱珠已经一脸慈蔼地拉着铎娇来到了桌案前,拿起了一本奏章递到了她手里。 同样,青海翼历来冰冷、深沉的眸底,颤动了几分。 他徐蒙身为武学大宗师末期的强者,好歹也算是一位骁勇之人,此刻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就像一根根银针扎在皮肤上,刺痛无比。 这一发现让焱珠欣喜,她又斩杀一战鬼,折下了骨剑,如法炮制。 可就这时候,铎娇趁她不注意,突然掉头就朝一侧的杉树林里跑了去。 连沈飞都被铎娇这手段给震惊了,他想了许久,最后还是竖起大拇指,那表情分明是在点赞。 “娇儿!”易少丞和青海翼大惊。 易少丞失望的心情可想而知,好在这么一来,也不算没有收获,水鬼们的尸体陆续浮在水面上,他便琢磨着,把这些水鬼全部搬到岸上,准备回镇领赏。 “你终于醒过来了。走,我带你回湖畔镇!以后……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 珑兮猝不及防,身体被斩成了两段,上下分家,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久久不散。 “怎么办?”剩余敌人,全部聚在了那个银枪枯瘦的男人身边问道。 五个龙射手齐喝一声,迅速组成个一个攻守兼备的兵阵,毫无惧色地挡在骑兵战鬼前。 “千鬼?”无涯看到了这剑把手处的两个字。 山地族的少主,是绝不能输的。 “这纪绝也是条毒蛇,带了这么一大般护卫,还自称路过此地?哼,气煞我也!”九头尸鹫冷哼一声,心里已经摸透七七八八。他放下杀气,笑了,阴阴地看着易少丞道:“骁龙……京师虎牢,我定亲手将你挫骨扬灰。”随后又狠狠的瞥了一眼纪绝,恶毒之至的道:“我有一座煮肉鼎,莫要找死入其中。哈哈……哈哈哈,肉真香!” “师父!” 青海翼的一字一句,都非常坚定。 “继续。”易少丞顿了顿枪,他身后那几位伙伴开始把目光投向焱珠,但他却要回神来对付罡震玺,免得被他溜掉。 没拉动一分,弓弦就响起了难听至极的摩擦声,项重的额头的青筋也随着弓弦拉动,越暴越粗,他咬着牙,用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整张脸变得无比狰狞。 “未月廿三午时,徐蒙与骁龙比武,公平对决,点到即止。然刀枪无眼,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有差池,双方不得再究。否则,五雷轰顶,天诛地灭。”落款处,徐蒙名字已经写上,就差骁龙二字了。 “擒贼先擒王,继续冲!” 终于杀败一头骑兵战鬼,焱珠虽然不算费多大力气,却依旧有些气喘。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水鬼绝不是善茬。 以最快速度来到青海翼面前,易少丞大手一捞,顿时抓住两只箭矢,但仍有一只穿过他的手心,“嗡”的一声,箭头在距离青海翼额头一寸距离处停了下来。。。浸染着易少丞鲜血的箭头上,凝聚了一滴殷红的鲜血悄然落下,一点朱砂般轻轻的滴在了青海翼的眉心处。 易少丞洁白的牙齿上粘着带血的粘液,血红的眼球都能喷出火。 他心头一怔,一把将项重拉住,拽了过来。 武魂的珍贵程度,难以想象! “动我武魂者,都得死!!!” “哼。看来我对她确实心存幻想了,如今这人来了,她不上房揭瓦还是铎娇吗?”第九十一章 活人得意,朽尸开眼,死物涅槃 十年,那时候少离不过是个懵懂少年,而如今的少离更明白,自己是王子,对于面前这样一位他曾经景仰的阿泰,看的角度也自然发生了变化。 看了良久,易少丞才松口气。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