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带你来看西洋青花杂记

 
 
 
 

前阵子看了一个英国V&A的展览,主题非常大,叫“艺术的价值”。策展做得很棒,特别有趣,从不同的主题出发探讨艺术的价值,让人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其中有一个主题“山寨拷贝还是优化升级?Attempting to replicate or seeking to improve?”中展出的不光是华强北的山寨机,还有两件瓷器。左边是中国的传统青花瓷盘,右边的荷兰的Delftware陶器转印欧洲最常见的,山寨中国青花的图案“Willow Pattern(白底蓝色柳树图案)”。而且本身因为欧洲人当时并没有生产出瓷器,所以这是披着瓷器图案外衣的陶器。西方人对这个图案的痴迷程度,和它的普及程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Willow Pattern 白底蓝色柳树图案

传统青柳盘

 

有诗为证:

Two birds flying high,

A Chinese vessel, sailing by.

A bridge with three men, sometimes four,  A willow tree, hanging o'er. 

A Chinese temple, there it stands, 

Built upon the river sands. 

An apple tree, with apples on, 

A crooked fence to end my song.

                   ——The Willow Pattern Poem

 

由此想说说西方的青花。

 

当然,得从中国说起。

金人的铁蹄征服中华大地之后陶瓷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出现青花、釉里红、霁蓝、枢府釉、五彩等创新。而景德镇一举成为中国的制瓷中心。这是前话。

 

元,釉里红、霁蓝、枢府釉、五彩

 

关于青花瓷器在欧洲大路上的传播的路径是这样的:通过中国与波斯的贸易往来传到西班牙,14世纪西班牙开始模仿中国生产蓝色彩陶,然后大量输往意大利。16世纪意大利人从西班牙学习到锡釉陶器的制作方法,在文艺复兴时期大力发展,再由意大利传入荷兰。17世纪荷兰得益于当时海上霸主的地位,与葡萄牙竞相争夺中国外销的瓷器(青花)。因此拥有了兴旺的制陶业,其中Delft镇成为中心,荷兰生产的锡釉陶也叫Delftware。之后因为宗教迫害,大量新教徒陶匠逃往英国避难,将这一手艺在英国发扬光大。

 

所以是:西班牙—>意大利—>荷兰—>英国

 

武装帆船

 

当时的海上霸主葡萄牙和荷兰为了瓷器、丝绸、茶叶在海上大打出手。他们管青花瓷叫“kraak ware”,尤其是万历年间的。Kraak这个词源于荷兰人翻译的葡萄牙语“carrak”,武装帆船。原因是分别在1602年和1604年,荷兰人虏获两艘葡萄牙商船,上面载有大量中国出口青花瓷器。这也是荷兰人第一次大量得到青花瓷。

 

kraak ware

 

明朝时期景德镇开始制造大量只为出口的青花瓷,这些出口瓷器相对本土来说,非常粗糙。但是在欧洲大陆上,他们价比黄金。这其实就是赤裸的贸易掠夺,把差的东西卖出去,好的东西自己留着,顺便换回白银。

我也搞过这种当初沉船捞上来的青花瓷片镶一下做项链,大家戏称“海底捞”。

 

不过欧洲人也不傻,他们很早很早就拿图向景德镇订制符合他们生活习惯的瓷器了,这样省得换回的中国瓷器还要加工成他们需要的器具。举个例子,经典花瓶变台灯的用法。

 

说回老柳瓷,

Willow Pattern——白底蓝色柳树图案

这是西方世界最常见的中国青花图案,然而并不源于中国。这个图案的出现源于英国瓷厂为了增加销量,制作转印瓷器而发明的一个似是而非的中国故事。从18世纪开始生产使用到今天,最初使用这个图案的应该是英国Spode。这个青花图案虚构了一个凄美的东方爱情故事,富家小姐Koon-see和穷小子Chang逃婚私奔死于大火,化作比翼鸟双双飞去。由于图中央的柳树,被称为“柳树图案”。这个图案非常符合当时欧洲人对东方神秘国度的幻想和理解,因此深受大众喜爱。喜爱到什么地步呢,世界上至少有一亿多件蓝柳图案的瓷器。西方人用诗歌,有歌曲,儿童故事去描绘蓝柳。因此蓝柳的故事也是家喻户晓。而且制作蓝柳的瓷器完全按照西方人的生活习惯,有很多奇奇怪怪少见的东西。所以收藏蓝柳图案瓷器也成为西方一个大的收藏门类,很多藏家家里甚至有好几千件。

各种各样

 

影响青花的图案样式,和制作蓝色釉的钴应该都来中国自与波斯的贸易。这种钴蓝料也叫“苏麻离青”,是波斯语。而苏麻离青的魅力在于它的晕染效果,有水墨画的韵味,效果美。所以青花有很重要的一点不同于宋人瓷器在于它的人物绘画性,故事性,以及绘画带来的美的效果。

鬼谷子下山图罐

中国人重画,西方人重纹样,喜好不同。因此,像佳士得在05年拍出人民币约2.3亿,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就是为中国收藏家喜爱疯狂追价所至。(当然,我是很羡慕最后赢家伦敦大古董商的财大气粗了。)像西方人,就非常喜爱折枝,缠枝这类纹样。

元青花,萧何月下追韩信图梅瓶

 

前文说到元人铁骑踏破中原,中土士大夫文化损失殆尽。在宋朝的时候,文人审美情趣达到极致高峰,追求雅致净素,可以说是一种极其高级的性冷淡风,后人无法超越。在被蒙古人践踏毁坏完后,蒙古人带来的这种粗糙的,土耳其色彩的青花大行其道。其实从工艺上讲这也是非常容易的一种制瓷方法。

 

后来明朝汉人想要捡起支离破碎的文化,只是心境没了。只能重新自己研究。不过明室穷,凡事不追求工艺极致,追求简单方便。举个例子,明代将宋时的点茶变为我们现在的冲泡茶。不过明人有点好,就是放松。上上下下都会玩,且玩得好玩得开。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士大夫们很潮,又追求宋人文化。像祝枝山,老花了,都有西洋老花镜可以戴。

 

之所以青花在拍卖和收藏市场上这么受欢迎,得力于西方世界的认可。也不一定能说是认可,因为青花多,方便炒作。关于认可,毕竟百年来西方人唯几能看见的瓷器就是青花,所以很可能审美认可的也是青花,市场上流通的还是青花。而青花又完全符合西方简单直接的审美,相得益彰。

 

中国人自己炒青花,不知道是不是周杰伦粉丝太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