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英国瓷都斯坦福郡Stanfordshire的名厂—— Minton的瓷

 

红色陶瓶 c. 1853

Minton,V & A Museum

 

上文Thomas Minton创办Minton,在他去世后,工厂由儿子Herbert Minton (1793–1858)接手。Herbert明新的制琉璃生意提高到另一个境界。

 

然而Minton并没有停止发展的脚步,它与不同的艺术家、雕塑家合作,在1851年的万国博览大会上展出的Majolica系列非常成功,广受好评。

 

 

Minton 1851年在万国博览大会上展出的鲜花壶

 

 

蓝色花瓶 c.1855

AllenThomas (1831-1915) (painter (artist)) 
Minton, V & A Museum

 

这个花瓶是为一位想用精致法国风格展示自己财富的收藏家特制的。也是Minton 很出名的一件瓷器。后文会说明他来自于哪个家族。

 

法国塞夫尔瓷器工厂的艺术总监Alexandre Brongniart(1770-1847)将塞夫尔的石膏模具给了Minton,好让他们能够复制塞夫尔瓷器。

 

Minton成功做出浅蓝色、绿色和'Rose-du-Barry'的玫瑰粉,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成功制造出塞夫尔软底瓷器。同时提高了白色和瓷器的透明度。

 

 

说到这就得说起一个传奇人物,Minton的艺术总监LéonArnoux (1816-1902),他于1849年从法国加入Minton。从18世纪起,富有的家族就开始收藏法国瓷器,例如罗斯柴尔德家族。 罗斯柴尔德家族在Arnoux的指导下私人收藏了无数Minton的瓷器。并且允许以他们家族的名字命名Minton生产的这种三足式三角花瓶。

 

 

 

另一个著名的技术是Pâte-sur-pâte,在法语里是“粘贴再粘贴”的意思。这个技术同样来自于巴黎近郊的赛夫尔镇,在未烧制和上釉的瓷器上用刷子将潮湿的粘土粘上,然而,不同于碧玉细拓器1,它不使用模具,因此工匠们能够实现半透明效果。

 

Henry Hollins制, c. 1882.

Minton, Birmingham Museum of Art

 

1碧玉细拓器就是我们常见到的Wedgwood生产的碧玉浮雕系列。

 

以上是我卖掉的两个小件Wedgwood碧玉浮雕
 

 

世事变迁,之后,J. E. Hartill重建了Minton工厂,他是创始人Thomas Minton的曾曾孙。

1950年Minton并入Royal Doulton集皇家道尔顿)。直至1980年,Minton在独立生一些特殊的瓷器。2005年Royal Doulton Group又被Waterford Wedgwood Group收

 

Minton代表作Haddon Hall Trellis海登居格子系列

 

 

Minton1948年世以来就广受迎的Haddon Hall海登居系列

 

 

是我出的一套Minton 1973-1912年的杯子。没来得及好好拍照就了。

个上面突出点点釉的做法非常少

 

 

贵挡不住代的洪流。

Minton的故事束了。

 

 

 

-------------------------------------

那天好朋友跟我说可以开放打赏功能,毕竟我写文章也很辛苦。

我承认在书本资料稀缺,一切都要从网上和翻墙查找资料的情况下写文确实不是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同时又不信任网上国内文章的真实可信度,宁愿自己去看英文文献。

 

可能现在大家觉得,知识应该付费。

 

但是我有不同的看法,我想说说我的想法。

 

我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很多很多年,我所接受的教育和形成的认知是,凡是对人类有益的知识,应该最大程度的让他人便利获取。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知识可以是公平的,是开放的,没有门槛的。别的资源,已经被瓜分殆尽,设置门槛,让很多人不可及。而知识不应该是这样。如果不让所有的人都最大程度的接收到他想获取的知识,而是设置藩篱,人类最终只会倒退。

 

我长大过程中见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大学设置公开课,直接在youtube上让人观看。Google开放了越来越多书本文献的版权让人可以最大限度的查阅。各种各样工艺的公开课在线上线下开展。

 

而不是今天中国社会的靠知识圈地卖钱。

 

似乎是一夜之间,各个大头开始圈地抢占所谓的“知识创业者”,制造封闭的生态系统为他们获利,互联网变成了一个赚钱的工具和手段。大家高喊着,知识也是钱。

 

知识不应该是钱,知识应该是让人伸手既可得的东西。应该有一个机构既能保证知识生产者的利益,又能让大众轻易获取。而我们,没有企业,只有商人。

 

中国人,能够获得知识的渠道已经太少太少了。这种人为的降低民智和审美的手段,已经把我们步步逼到角落。再过很多年,我无法想象后人会处在一个怎样狭隘的世界里。

 

在国外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查任何资料维基百科是绝对不能取不能信的。然而现在的我,查资料为能够看到维基百科而感觉幸运。

 

我不是什么搞研究的人,我是一个商人。因为自己真的爱好这些,写写他们的历史罢了。这些东西,不是什么非要知道的讯息。我更希望自己是某方面的大牛,可以不需要什么付费围观而写出对很多很多人有益的文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