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骨瓷杯好还是玻璃杯好

想送给你梅森Meissen的b-form彩虹杯
集齐梅森Meissen的b-form不同颜色的杯碟应该是很多朋友的心愿吧[偷笑R]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它们心情好像也能被彩虹渲染了一样。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拼了!” 黑摩苏一下气馁,无奈低头说道:“谨遵殿下王令。”可他的眼神却气得布满了血丝。 江一夏慢慢落地,脚踩在冰面上发出吱嘎之声。 狄王目光又一下子看向铎娇,这让焱珠好生气愤。 当年的铎娇就会易少丞所教授的“大蛇随棍上”,抬手甩出了“枪”反刺过去。大手旋即一松,后退,并将她的枪撇开。 “将军!我等愿拼死一战!”又有人说道。 …… “等等。” 就在他走到空地时,一道锐风忽然从脑后袭来,少离当下旋身反手一掌。 “动我武魂者,都得死!!!” 阳光照耀下,仿佛这脸还有些苍白,带着些玩世不恭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收敛。 铎娇这护身的匕首是青海翼送的神兵利器,但他这护心镜也是罡震玺送给他爱徒徐天裘的好东西。 “我必须要看着你醒来,你醒醒啊!” “不好!”一念至此,易少丞一股热血上涌,浑身似有电意袭过,甩下鱼跑了过去。 “界域,你还未领悟到,死吧……”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 她作为摄政王权倾朝野,手掌生杀大权,无人敢触其霉头。但是敢这样说的也只有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她同样不敢肆无忌惮。 树枝从手中滑落,铎娇闭上了眼,但她并不是放弃,因为没见到那人前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所以她袖子下的手指正飞快撩动,一丝魂火正在凝聚。 无涯看了铎娇的脸良久,虽然很想点头,但又不想让师妹失望,最终狠狠点了点头,扬起了握紧的拳头。 “原来如此,我的灵魂应当是被强行抓来了这里,此处的我并非是真正的我……我非我,我亦是我。若是真正的我,身体又怎可能这样变大变小?我身体如此透明,并不如这些金人凝实,想必也是因为我的战意才刚刚凝成,并不如这些金人一般彻底坚固。” 踏雷步,瞬息至! 她右手一举,麾下顿时不再前行。 来者看似松松垮垮的捏了捏拳,“砰砰砰!”掌中指节的骨骼脆响,接二连三。 易少丞没有回答铎娇的话,而是摩挲着她的头发,温柔的道:“闺女,我们家今天来客人了,带她回屋,温一壶酒,我要好好唠一唠这事。” 在这过程里,石门的质地也显现出来了。竟然呈现出某种金属特殊的横截面,犹如白银被利剑削过那种金属色泽。 铎娇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而巫道则不同,巫法是创造,是探求,那便是穷尽灵魂的力量,达到能够感知天地规则,从而探求出天地规则运行的规律,以灵魂之力模拟出这规则。 武魂的珍贵程度,难以想象! 终于,其中一个急脾气的老头看着口口声声喊着腰酸背疼的少年,躺在榻上叫来宫女给自己按摩的样子,按耐不住了。想想那日摄政王对他们的许诺,想想他们追求了将近半辈子的王者境,他一步向前,抱拳道朗声道。 铎娇抿嘴一笑。 好在,易少丞知道兄弟们还可以抵挡片刻,趁着九头尸鹫还未恢复过来,易少丞浑身气息一凛,指尖拂过枪身,顿时钢枪便化为了墨黑色,枪头红的如烙铁,整把枪雷霆扇动,易少丞全身也时不时雷蛇乱舞,就像是雷神化身一般。 众人本以为罡震玺会接招,但他只是张口一吸,竟然将这金箔吞了下去,接着就见罡震玺的腹腔处一阵阵闷雷响起。这声音沉闷,充满阴雷般寂灭感。众人一阵不自觉抖动,显然这股力量触发了须弥空间的不稳定。 “什么?!” 众多水鬼看到一个同伴被吃,纷纷发出悲鸣的声音。 天空,灰蒙蒙的。 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墓主人和残存下来的部队依旧被大军追杀着。 这甬道一出,众人眼前一亮,顿觉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哈哈哈哈……”易少丞高兴地笑了起来,良久后道:“无涯你看这人身后。” “定不负王女之令。” 无涯又惊又喜又雀跃。 “师父!”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但它有着一种独特的特性,就像浇不灭的空中火,死不了的木中火,这石中火别看温度炽烈非常,却点燃不了任何死物。 怒吼充满了不甘,擎着圆月战斧,拖行冲向易少丞。 一指一掌,一瞬间便碰在了一起。 等易少丞与众人汇合之时,他也惊讶地发现,其余人都有着奇遇, “师父!” 沈飞冷冷声音响起,这是他得来的五大珍宝之一,单单领悟其中的精髓都让他强大无比。 “不过……”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