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dunoon骨瓷水杯

瓷器届的爱马仕梅森Meissen b-form落英缤纷
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赞R][赞R][赞R]
一套来自梅森Meissen b-form的缤纷小花咖啡套,整一套包括了糖奶壶,六套咖啡杯碟,还有一个超大的底碟哦!(底碟真的又大又重!)
如果说看腻了梅森Meissen重鎏金金灿灿的奢华感觉,或者说是刚入门b-form的,这种简洁的轻鎏金线条真的让人心动!线条间的缤纷小花五彩斑斓,看着这些花儿们好像世界也更绚烂了一点呢,这也许就是好的瓷器赋予人心灵上的寄托吧、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作为滇国第一巫女,鹤幽神教的左圣使者,巫法碎片就像一片片飞舞的小刀,缠绕在青海翼周身,这种白色的冰霜气息只要接近就会感觉血液受阻,一不小心就被虐杀。在这情况下,青海翼甚至根本就没有动用界域之力,就已经无人可以阻挡。 而且,这种武魂的力量,和刚才在那些战鬼身上加持着的力量一模一样。如此,所有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第2天一早,太阳从东方升起,宫里一切照旧,什么事也没发生,大臣们该上朝还是上朝,铎娇殿下与少离殿下依旧并列在王座上听取朝政。 砰! 一大圈寒冷气劲贴着地面冲开,四周青色魂火墙瞬间被扑灭,周围的墨竹旋即冻结,全部化为形体招展的冰塑。 与此同时,她的师父青海翼也与她一般的处境。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好在不但是易少丞这边难捱,银枪枯瘦男子所率追兵,也都陷入到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派出侦查易少丞等人追兵的斥候,陆续回来。 “迷途知返?开什么玩笑!” 此时此刻,他双眼之中已完全被这种景象所充斥。 但对于少离,却是虚名而已。 另外两人心头一怔,对视一眼,眼神除了恐惧再无战意,调头就要逃跑。 彻底灭了! “我知道。”铎娇没好气的转过头来,挤出一丝笑容,回敬到“姑姑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你看那边的狄王……刚才我还差点以为你是滇军统帅,带我们消灭它。可我错了,没想啊,连你都这样糊弄,我还打什么?” 沈飞和易少丞也顿时急了起来,万一她真的要发飙,那铎娇就危险了。 只见易少丞拔出了这根青铜战枪,取下了武器上一团氤氲的圆珠,这元珠中可见一枚锐利的猩红剑形图腾在其中若隐若现,咻咻转动不止,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无穷凶戾肃杀之气——杀气。 易少丞冷冷看着罡震玺,举着长枪,面色无悲无喜。 青铜战枪上流光闪烁,威力非常,这一击蕴含了狄王的全部力量,罡震玺见了也头皮发麻,连忙躲闪。 沈飞从始至终,就这么看着焱珠。 众人忙甩动手中兵器,抵挡这密密麻麻的箭雨,可是这箭雨密集不说,这穿透力端的是无比强劲,众人兵器与之碰撞便火花不断。 而女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易少丞,似乎也在问,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男人,靠不靠谱,还能不能保护自己。 青海翼目光要杀人了,强烈的杀意瞬间充满了整个房屋,她几乎是怒吼着说道:“你想死……” 远处突然一阵火星四溅,一柄巨大的剑从剧毒雾气中穿出,带着风火和灰烬迎面杀来! 这些龙射手,一个个实力都有宗师级,至强都即将到达王者境。 突然,一连串的敲打底舱的声音,惊动了易少丞。 赵松明头微微倾斜朝铎娇看去,那月光下,少女背对着他,仰着脸看着天上的月,身上自然散发出了一种无上尊贵气概,这种感觉让他有点恍然。 就在这一刻,罡震玺眼神猛地一狞,面露凶相,聚集出全身最后一点力量打出一掌。 铎娇背对易少丞,一边说一边流泪,说:“我师尊——青海翼,这多些年来,一直不能忘了你。那时候我尚且年幼,不知其中是什么感觉,后来,后来,后来我长大了,渐渐明白这是一份爱慕之情。你若有心,应当在离开之前,与她一叙!” 桐木帢和无涯的身形都被震得一僵。 “爹,我们快跑!” 奈何徐天裘的执意邀请,铎娇只得随他进入了帐篷,徐天裘娴熟优雅地燃起了小炉灶,切上几片姜,烧起了一壶酒来。 可是易少丞根本不给他机会,足尖抬起,啪啪敲了两声地面,身形便一瞬间消失在原地。 临别之前,易少丞对着骁龙拜别,眼神凝重:“晚辈多谢骁龙前辈赐予的这两套功法,定会好好修炼。但若有朝一日,实力强大到可以帮助将军实行心愿,一定会前往帝都,然后……您若泉下有知,就看着晚辈。” 今晚的遭遇显然超过易少丞的想象,对面的河岸边,水鬼们不敌巨蛇,一个个选择跳入河道之中,大蛇紧追不舍,也潜入水底。 有个身穿黑袍斗篷的人一边喝酒,一遍静静倾听,每当听人提及无涯时,目光会突然发亮,脸上拢起淡淡的笑意,又像是某种满足和欣慰,此人,正是从大汉而来的骁龙中郎将。 他刚落地,金人的手中的巨大长矛便戳向了他的眼睛。 “不弄死他们,我们哪有脸去地下见我这项大哥!”有人站起来一拳砸在山壁上,脸上愤愤之色。 父女相视而笑,宛若早已忘记身在燃烧的地狱之中。 来者看似松松垮垮的捏了捏拳,“砰砰砰!”掌中指节的骨骼脆响,接二连三。 “兄弟们杀!” 易少丞笑了,问道:“想不想狠狠教训一下他?” “我他妈哪知道。”沈飞面露惊恐。 山地族的少主,是绝不能输的。 这就是易少丞狂怒之下,杀人的速度! “……弱水河兮魂难走。” 易少丞也跟着微笑起来,傻傻的样子,他将铎娇额前一缕青丝拨到耳后,在她的鼻尖轻轻刮了一下:“听你的,我们现在去山上!” “什么?!” 这样也好,对方越大意,铎娇越有胜算。 “嘿嘿!来得好!老夫魁暮狼来领教一下阁下高招!”老头一抖身体,浑身衣物震开,那麻杆似的枯瘦身躯正以肉眼可见的飞快速度膨胀起来。不过半会儿,一个瘦弱的老头变成了魁梧壮硕不输无涯的强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