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野兽派小王子骨瓷杯

Royal Albert最抢手最难找的系列——黑蕾丝

市面存量极少,又很受欢迎,导致它的价格一路飙升,收藏价值很高

来自五十年代的️件套,一杯三碟,没有损坏,再找到这样一套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咯[偷笑R]藏家赶紧下手吧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天黑我害怕”这几个字,令易少丞心中莫名一沉。 啪! 他一次次拳头、腿脚落在这些金人身上。 若非常年充当骁龙将军护卫,熟悉将军一举一动,还真难看出如今易少丞的破绽来。 今日少离一身庄重威严的绸缎袍子,一旁的铎娇也丝毫不逊色,虽是个女子,却也穿了一身极为肃穆的暗色绸缎,原本相貌的柔美被削去了三分,替而代之的是三分英气,如此那样的美貌不光没有减弱,反而更甚以往。 风驰电掣的骑行,很快越过这道山岗。 随后,沐浴,更衣,一展窈窕极致的身姿。 易少丞早就料到自己的命运,所以他现在唯独可以做的,就是拖着焱珠更久,只要他们不再追逐青海翼和铎娇,那么他心中的担忧就会少许多。 “青海翼已经情动,修炼一道终将一事无成。”低沉的声音从另一座山头之中响起。 易少丞瞳孔突然放大,他瞪大眼睛仔细去看,没错,是小铎娇。 叮叮叮…… 铎娇点了点头,目光流淌出等待之意。 易少丞落地,身形护在身后的沈飞、铎娇、青海翼身前,眼神冷冽,目光如刀子割开空气,极具侵略性地直冲焱珠看去。 远处那为首之人穿着一身铁甲,手中拿着硕大铁剑,看着这场景愣了愣,然后一挥手。当即,身后的士兵们将绳索抛甩到了石柱上。绳索头上绑着铁楔,铁楔落下时直接插在了柱子顶端。然后又如法炮制了几次。 一招过后,铎娇身体即将压到地上,此时她纤细指尖往地上一点,顿时整个人接着竹子的强韧又重新飞了出去,身姿轻灵如燕子一般。 易少丞直接用出了界域力量,一路扫上去。没过多久,他便登入了这石阶尽头。 细一想,也难怪。焱珠长公主与先王是兄妹,两人血脉同源,如今的铎娇也未免太过像了些,外貌虽显得还有稚嫩,棱角不够分明,可今日的这一身气质倒是有七分相似。 无声的短暂沉默,接着就听到焱珠惨绝人寰和悲愤至极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罗森号。 甘臣倒在了地上,有人连忙上前试探鼻息,这才发现甘臣已经死了。 魂立刻收拾心神沉声道“禀告殿下,适才殿下未出来,无涯将军见一人从里面踏石飞出,便带人追了过去……” “狄王墓!” “告诉我……青海翼” 水底下还是台阶,台阶延伸向水底更深处的黑暗,仿佛无休无止。水底下四周的崖壁上,生长着一颗颗发光的萤石水晶,虽然不多,但也能勉强让人看清四周景象。随着越来越深入,台阶忽然断了,于是他便直接潜了下去。 只是虽然不是致命伤,想要拔出来也很艰难。 突然,水面传来一阵哗动。 “啊喔喔喔……”无涯转身对所有怪物一抱拳,发出古怪的声音。 这么一提,众人仔细辨别,果真便闻到了一丝焦臭味。 然而流淌在体内的这股奇特之力并未罢休,它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好像找到了共鸣,涌入到了易少丞经脉之中,与雷霆元阳融合起来。这种融合的过程并不像捣糨糊那般相融在一起,而是以吞噬的方式互相融合。 易少丞见了,虽然不怕,可也心底有些看不透的感觉。 易少丞率先打破尴尬氛围,道,“想必你那曦云师叔都告诉你了吧,焱珠碍于我是汉朝来使的身份,根本不敢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 就在这时候,一道冰凉之感落在了他脖子上,徐天裘的身体僵住,一颗豆大的汗珠从他脸颊滑落,他想要转过头去,但剑刃又紧了紧,他只能不动。 因为他刚才扫死的战鬼尸骸,很快被无数的森白战鬼瓜分吃掉,这些森白战鬼之间又互相吞噬,融合,组建,就在他刚感叹完,又一具骑兵战鬼出现了。 这一刹那,躲在水草中的易少丞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无涯从天而降,抬起一脚将桐木帢撩起,挥舞双拳轰向前方。他出拳速度极快,一拳拳砸出没有任何花哨,飞快的拳头划出无数残影,成了一堵拳墙。 众人虽是王者,却绝无法飞过这么长的河面,但就算是界主境界能飞过,这山顶的高度与钟乳,也告诉众人,不要再想动这念头,否则纤细的钟乳一旦触碰到了一根,其余纷纷落下,还没过去,就会被落下的钟乳钉成筛子。 这些骸骨和满地的骸骨如出一辙,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黑暗中传来项重的声音。 …… ……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戎装的少女走出,她目光如箭,气质出众。谁能想到,这里果然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青海翼连忙飞纵而来,正欲也去寻找,却又见铎娇苦着一张小脸,从密林中返回来了。 一口鲜红的热血喷在了晶莹洁白的冰面上,江一夏脑袋一阵眩晕恍惚,一个不稳半跪在了地上,用剑鞘撑着身体。 最终,他陷入沉默。 …… 几只发出咕咕声的水鸟正在荷叶睡莲之间觅食,偶尔从水中钻出来,露出乌黑的脑袋,充满灵性的目光警惕看着周围。 “大人,这人选你可有?若无的话我倒有个注意。” “师傅!” “姑姑说的什么话,我们不过是彼此彼此。” 焱珠界主之身退去,恢复正常,手中两柄骨头重剑也随之化为了灰尘消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