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wedgwood是卖什么的

为你朝思暮想,为你倾家荡产

Wegdwood系列,第一眼就爱上。完全是艺术,不忍使用。

Wedgwood收购的品牌Minton,专门出产手工精致的兰花系列,给Wedgwood的匠气增添不少灵动。

最棒的是兰花糖罐以及蜂鸟盘,配色、大小、比例,臻于完美。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在滇国历来的传说之中,又以雄鹰最为甚。对于冬岭山部落来说,雄鹰是最为神圣的存在。整个冬岭山部落的图腾便汇刻着雄鹰。而在冬岭山之之巅,终日雄鹰盘旋——这也是滇国与部落的圣地。 再一次看向狄王,他发现,狄王虽然死了,可眼睛睁着,正直勾勾看着他,嘴角挂着一层得意、蔑视、阴险和厌恶并存的奇特笑容。 身上的火焰也约烧越烈。 刀上金属颤音不止,铎娇收回手中的匕首,眼眸中透着一股母狼猎食时的光辉,以长虹之姿再次扑入战团。 铎娇看样子不像在撒谎,到现在脸上还带着一副沾沾自喜的表情。 一切只因为两个字,责任! 魂吃惊的看着无涯。 徐天裘悠然洒脱,故作镇定的指了指远方。 所有人看到属于狄王那枚箭矢一样的七杀武魂,顶住了另一枚青色气息氤氲的圆珠,从罡震玺后背一点点、一点点挤出。 易少丞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死地而后生的执着,也带着浓浓的挑衅和暧昧。 易少丞喜上眉梢,心中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易少丞才不信这一套,现在这年头,找份抓水鬼的差事,可不是那么容易。让那些什么狩夜人从自己这儿白白分杯羹?门儿都没有!至于水鬼是什么,易少丞也没经验,更没见过,反正现在是穷疯了,管它是什么妖魔鬼怪…… 如今他的修为好歹也是界主巅峰,纵然一时之间敌不过这金人,挡一下也完全没问题。 啪! 青海翼安静的坐在凳子上,披着薄纱的香肩微微颤动,这绝美容颜始终流淌着一种等待、再等待的焦虑。 想归想,为了避免被人发觉,易少丞轻轻弄来一撮水草,盖在头顶,继续偷窥着那非凡女子沉思在舟头上。 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在啃噬着肉体,在骨髓中游荡着,在灵魂里肆无忌惮的吞并着……如果说还有半点的感知,易少丞便觉得以此为证,自己还活着……无边的痛苦,便是活着的证明。 青海翼和易少丞闻言,对视了一眼,说到底,外面这敌人绝不是那么好对付,言语中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留下第二个选择。 女婴长长的睫毛,大大而清澈的眼睛,她就这么直溜溜的望着易少丞。 普通王者境高手在他易少丞面前,已经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众人纷纷表达不满,易少丞见占据了道德上风,便以一副高姿态的语气说道,“焱珠殿下,若要算账,尽管来便是。我身为汉使,若没有一颗公平之心,又怎能代表我圣皇懿旨,来这滇国与你们化干戈为玉帛。” “镇狩?” 噗通! 又一道光芒从铎娇指尖绽现,支撑着第二块石笋悬浮起来。第六十五章 联袂 “沈兄……沈兄……” 半个时辰后,易少丞终于睁开眼,整个人的气息好了一圈,面色已有一些红润,血液流动恢复常态。 话未完,便被打断了。 “少离他去了哪?此事他必须得知道。” 那火焰从他脚下弥漫,冲向四周,铺天盖地,很快把易少丞给包围住了。 火烧的大地,还有从骨髓乃至灵魂深处爆发出的这股狠劲。 说到底,是美人,连发怒起来也都好看。 易少丞点点头,又摇摇头,算是默认了。 “少离,你也在这?”铎娇见到少离,心中却是惊喜。 “姑姑……你爬上来啊……”铎娇低声吃力说道。 易少丞目光里带着一股愤怒。 十年之前,南源河畔,霜雪连天…… 师父是王者境强者,束音成丝,传音入耳,这是王者境高手才能有的能力。师父出手必然迅捷得不会被察觉,而此刻又有夜色掩护,无涯正好背对着,一切的一切,天时地利人和,实在是太靠向他这边了。 “到底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杀神?” “这什么鬼地方!”沈飞一下子咋呼道:“难道,我们撞邪了?” “嘶……” “意守心神,风雷不动。” 随之飞溅起无数带火的熔浆液,原来这下面真的是一片熔岩海。 沈飞道:“我们快快走吧,想必那神人墓葬也就在前面不远处!在场的各位兄弟,无论是谁,定会加官进爵……” “滚!!!” “看地上。”正这时,所有人在发愣时,无涯又发话了。 她没有睡在自己当年的屋子里,而是睡在了易少丞的房间,那张床铺上,也许是想寻觅当年那人的气息,哪怕是一丝也好。 身为汉使的赵松明不寒而栗。 青皮巨人再无阻挡,一步一步走着,每一步都像踏在了众人心脏上,这股强大所带来的压抑感,这股在神人面前感到自身是卑微存在的渺小感……所有人都绝望了。 他手中拿着一把玉如意,白中泛绿,绿又绿得通透而正气,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