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meissen洋葱

想送给你梅森Meissen的b-form彩虹杯
集齐梅森Meissen的b-form不同颜色的杯碟应该是很多朋友的心愿吧[偷笑R]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看它们心情好像也能被彩虹渲染了一样。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无涯稳稳坐在高头大马上,享受着这帮军士投来的仰慕目光。 众人心中终于渐渐明朗了一些。 “是那骁龙的事吧?” “这就是阿泰的力量!” 可她又偏偏知道,面前这是无涯,是师兄,是她如今唯一可以关心和帮助的人。 “起来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易少丞手中的狄王杖枪,巨大的天果犹如宝石一样粲然散发着浓烈而无形的能量,遥遥一指罡震玺,眼神凛冽。 焱珠不与易少丞相碰,甩手转身,红色身形一晃而过,再与他拉开了距离后,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老妖婆!先前敬你是滇国摄政王,如今看来,不过是疯婆子,还敢抢我大汉的武魂,那就别怪我沈飞心狠手辣!” “你究竟在哪,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想念过我?” 等待并没有多长,就闻“咚!”的一声。 “他呀……” 河岸边,两位纵火者的脸庞被这熊熊火焰映照的通红,不是别人,正是红眸红发的魁梧少年无涯,与滇国王子少离。 “遵命。” 十二进六,到了中午时,便决出了胜负。 这种灵巧的动作,与易少丞这种级别不相上下。 易少丞就这么想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九州洞府附近的水域,目光所过之处,河道两侧到处是大片折断的芦苇杆子。 正中一具靠近的战鬼,这战鬼当场飞出去三丈远,很快被紫火涌遍全身,烧成了灰烬。 湖畔镇的村民如今都在庆贺着,谁都不知道,易少丞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水鬼头目固然已经被杀死,但易少丞并没有找到那些畜生的巢穴—— 这些黑衣人自然就是先前袭击易少丞的那群人,达到王者境后,身法高强,攻伐凌厉,每每都冲要害而去。 明白了这些的易少丞,拳脚并用,如武修初修者一般,与这些金人对战起来。 谁都知道,只要出了这门,就是一场生离死别。 参悟完天果,铎娇睁开眼,神色露喜,连忙下了床榻,打开了门。 铎娇这护身的匕首是青海翼送的神兵利器,但他这护心镜也是罡震玺送给他爱徒徐天裘的好东西。 “千年之乱我不甚了解。” “域内?”狄王阻拦罡震玺灭杀众人,遥遥望着,毫无感情的声音却充满了难得的人性,道“我早已非域内人,我在这片土地扎根,我的子孙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你——才是我真正的敌人。”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一连五个龙射手,全部爆炸,场面惨不忍睹,空气中飘满了人皮人肉的碎屑与血腥味。 铎娇才不管青海翼气得半死呢。 铜镜中,脸颊上的伤口太触目惊心了,用手一摸还有些肿胀开裂,渗出不少水分。 它们大口的呼吸着,胸腔起伏不定。 骸骨有人的,有兽的,有认不出来的,有些还保持着死时朝天呐喊的姿势。而白花花的骷髅之中,零星点点泛滥着红色,仔细看却发现是一种姿态很奇怪的花,形态似菊花般舒展,但花瓣却是卷曲的丝状,特别是那红色尤为鲜亮,红的出奇,红的瑰丽,红得惊心动魄,风动之下不停的摇摆着,连成一片晃动不已就像流动血液。 “休想跑……”易少丞大喊。 几年前,当易少丞意识到,这群水鬼只要多加训导,就不会伤害无辜百姓后,更加坚定他要好好将其训练的决心。时至今日,无涯和他们虽然算不上是武学高手,但身体强健,勇敢无畏,挥使起“九州剑诀”和“如龙枪诀”也像模像样,算是小有成就。 然而就在长矛到达他眼神的一霎那,他忽然看到了金人的眼睛。 焱珠审时度势能力极强,立刻把铎娇抛的远远的,万一老祖宗有什么恩赐,绝不想让铎娇有什么机会。 等到了前面的芦苇丛,易少丞快速将这女婴的腹腔压住,微微用力,控水,想让她把水全部呕吐出来。 这些事情,他早该做了。 眼见这剑要劈下,沈飞和易少丞想要拦截已是来不及。 “那将军何时将这武魂供奉给陛下?”沈飞眼睛盯着易少丞的脸看了很久,也终于说出内心的担忧。 “太好了,姐姐,那这样,我就先行告辞!” 凡人可杀! “你……”声音好似从喉咙中磨出来似的,艰难地只磨出了这沙哑的一个字。 今夜一战,他并不需要直接和赵松明交手,只因为自己这段时间修行已来一直找不到适合练手的对象,这才对赵松明起了兴趣,而那招平凡的刺出,也是自己磨练了许久都没寻找到关窍,如今总算通过这个契机融会贯通了。 屋外早有一批更加厉害的高手,时刻盯着这里。一见青海翼飞梭般从楼顶窜出,立刻火力全开,加以层层封锁。 就在两人对视良久,准备交锋的刹那,无涯忽然举手:“殿下,我认输。” 眼下到这种关键时刻,这女人竟还有这样的好心情喝粥,他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不可能!”青海翼易少丞异口同声。 而项重只有一人,把这些人召集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的,零零总总花了许久时间,才勉强凑齐了二十个人。 不死之火,沾之即燃,生命不息,烈火不休! “师兄,日后,若是别人递给你一个东西,或者做出对你好的事情时,你一定要说谢谢。懂吗?” 只是,回归大汉的他体内仍然存在着歹毒的焱珠在他体内种下的那条九火天蜈,这也导致他脸颊上的火毒伤疤,好了又犯,犯了再好,周而复始非常难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