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wedgwood专卖店中国

为你朝思暮想,为你倾家荡产

Wegdwood系列,第一眼就爱上。完全是艺术,不忍使用。

Wedgwood收购的品牌Minton,专门出产手工精致的兰花系列,给Wedgwood的匠气增添不少灵动。

最棒的是兰花糖罐以及蜂鸟盘,配色、大小、比例,臻于完美。


西洋古董代购客服微信号:

shiguangmeiwu2020(时光美物全拼+2020)

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客服微信

439da89944e34f06ac0d022f05fad0a.jpg

-END-

滇国的上空永远那么湛蓝。 砰!砰!砰! “任凭山高水远,流亡天涯。但迟早有一天,我会杀回去,师傅,师娘,还有芸儿姐,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噗……”徐胜身体僵了良久,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也踉踉跄跄,摇摇欲坠。 有那凝成实质的气势护体,这种程度的冰封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嗯,做一件更重要的事。” 所谓醍醐之法,便是将一个人的元阳倒入另一个人体内,帮助另一人元阳运转周天,让经脉、气穴恢复顺畅,这样便能治好体内的伤,恢复体力,与消耗掉的元阳。强大的人,甚至能够直接将全身元阳修为传到另一人身体之内,让另一人转瞬成为高手,这便是醍醐灌顶。 …… 又过几日,元岁至,整个雍元城迎来了这一年的除夕,家家户户放灯点炮。 让人过目难忘。 “师父你……” 整理完情绪后,铎娇便换了身衣裳,穿了披风走向大门。 绝对实力的压制下,易少丞捂着胸口,几口鲜血遏制不住地涌出。 选拔结束后,铎娇亲自接无涯入了皇宫,吩咐宫女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糕点肉食,顿时一桌子美味便呈现在了无涯眼前。 众人目露惧意。 伤疤,真是火辣辣的疼! 砰!砰!砰! 这正是九头尸鹫与之同名的成名绝技——九头尸鹫!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冷而清幽的声音,忽然响起来,青海翼不可置信的猛然睁眼,因为刚才她所感应到闯入自己修炼之地的铎娇,越过了层层禁制,转眼间就到了山崖下的一块平地上。 不过青海翼虽恨透了易少丞,但最终还是控制了自己,面对易少丞怒极而笑,说:“好哇,易少丞,那我等着你,千万别让我失望,死在焱珠手里没担当!” 在枪的世界里,他可是王! 这枚天果对她身体的消耗实在有点大,要不是她真正的实力并不止于墨袍,否则绝无法驱动这块六眼天果。通过此举,她也知道想要挖掘出这天果中的全部秘密,恐怕还要再等些时日。 青海翼纵然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听到易少丞说了这话,“那样的生活,安宁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原来至此,无涯才刚刚开始认真起来。刚才的么,只是热身而已。 砰! 更可恶的是,骁龙消失后许久,他三子徐蒙便来到了此地,侵占了先皇赏赐给骁龙的家产良田。 不一会儿,一堆毛茸茸的水鬼脑袋从太阳河破冰带里探出脑袋,其中有个身材健硕的人类少年,胆子最大,第一个爬上冰面。 但铎娇一脸纯真,怎么看都不像说谎,又说,“漂亮大姐姐,不管你要带我去哪里,或者是为什么要找我,其实这些都可以答应你。但有一点……你要带我,找到我父亲。” 易少丞看着铎娇,干着急,一边看着禁制上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一边看着极慢极慢拉开的“弓弦”,可是他却完全帮不上忙。 青海翼略有些嗔怪道:“我不是说过吗,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你当然不是骁龙。我听闻那骁龙何等威风,岂会是你这样的文弱书生,除非你能打赢我。”这话落下,徐蒙便让随从研磨写了一份状子,写下自己名字拿到了易少丞面前道:“骁龙将军是吧,可敢签下这武状?” 血雷龙出去一阵,能杀四五个,随后雷霆之力耗尽,重新化为钢枪飞入易少丞手中,易少丞再如法炮制。同时,他也投身入战斗,凭借崭新、强大的大天雷尊界主之身,赤手空拳搏杀着这些战鬼。 不同的是,他白发飞舞,眸中带血,仿佛厌恶着人世间的一切。 铎娇忍不住抹泪。 囚母之恨,和杀父之仇。 “少废话,要战便战。”狄王声音低宏,霸气内敛,丝毫不示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大汉商人以物换物做生意,全部换成金银带回汉朝。二尺丝绸在我滇国卖大汉钱高得匪夷所思,我滇国大人也看到了,用丝绸之人有多少?另外,你们又低价换我滇国无数上等皮子,倒到其余地方高价卖出,一来二去,这其中赚了我滇国多少脂膏?因此这两成商税,用你们商人的话来说,只是保本罢了。” “你……在隐藏实力。你怎么可能懂得使用这武器?”罡震玺睁大眼睛,看着神器一样的巨大杖头,抽搐了两下,才不甘的倒下去。 寒暄一番后,铎娇连忙问道:“文大人,我师兄如何?” 噗! 此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 易少丞压下沈飞的手,沈飞想说什么,终究是不再抗争。 想到这里,易少丞越来越清醒,一股连他自己都不敢想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他终于明白这条蛇竟是以这种方法,试图诱杀自己和这些水鬼。如果再这么呆下去,自己很快就会完全麻痹,到时候可就是束手待毙了。 这座一丈高的假山与秘笈一同被轰成了碎渣。 那是一颗散发着温和清冷蓝光的白色珠子,这颜色竟然和天上的月亮一模一样。 “好了。”易少丞吃力站起来阻止。 徐天裘从少离眼神中看出一丝丝心动,嘴角上扬道:“这是自然,我徐天裘好歹是堂堂王者境高手,是神人弟子,岂会骗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