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如何收藏欧洲装饰艺术品(三):作品的附加价

前作回顾:

古董家具修复的相关知识 如何收藏欧洲装饰艺术品(一)

艺术品来源方面 如何收藏欧洲装饰艺术品(二):作品来自何方?

1 作品曾否于任何文学作品或文献(古典或现代)中出现过?

试着查证作品有否被当时或往后的文学作品或文献描绘或记录过,这有助了解其面世时的时空背景,以及它于当时被诠释的形象。每次当我们发现一件目录或者专业书籍上面记载的作品,我们都会感到异常兴奋,也会非常高兴的分享给每一个喜爱它的人。

如下图这件由亨利·达松制作的安波拉木展示柜就曾记录在克里斯多夫·佩恩的著作《尊享岁月-19世纪欧洲家具》和Pierre Lecoules与Camille Mestdagh合作出版的《L Ameublem������ent dArt Francais 1850-1900》(1850-1900年间的法国装饰艺术)等出版物中。文献作品之所以有针对性的提及19世纪的大师杰作,不仅仅是对达颂高超水准的赞扬,同样也赋予这件艺术品已认可,也可以说这就是这件艺术品的文献价值。我们不仅能从这些文献中看到大师精湛的作品外,更加能够总结出每位家具大师在制作中的独到设计以及常用于家具中的经典造型(关于家具大师常运用在各自家具作品中的独特造型,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为大家一一讲述)

现收藏于西堤展厅

2. 作品曾经于展览中出现过吗?

如果你看中的设计杰作曾于展览中亮相,这代表它的价值已被提高。这表明了它已经在设计史中占用一席之位了。如下图这件作品在林克的日志中编号为673,林克与天才的雕塑家雷昂·梅萨热共同完成的“蝴蝶”粉妆桌,独特的设计造型,精湛的镶嵌技巧整体构造令人耳目一新,此件作品在1902年的展览中一经展出便受到诸多设计师的好评,继而在1908年的巴黎工业博览会中再次亮相。林克辉煌的职业生涯在梅萨热的协助下众多别出心裁的设计作品在各大国际博览会中均得到了来自家具界设计界雕刻界的一致好评并获得至高荣誉勋章。梅萨热充满想象的设计在林克手中以不同的媒介完美融合在一起,既保持了路易十五的流动性,又注入了活泼流畅的“新艺术派”线条,在他们的合作下一种新的风格得以开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众多梅萨热参与设计的林克作品都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如下图图片取自于由克里斯托弗·佩恩《佛朗索瓦·林克 1855-1946 – 法国家具的美好时代》第170和248页,2003年伍德布里奇古董收藏家俱乐部出版社出版

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制路易十五样式铜鎏金装饰细木镶嵌“蝴蝶”黄檀木和桃花芯木女士粉妆桌 约1905年 现藏于西堤展厅

3. 作品是同类设计中的代表作吗?

除非你的心仪之作是只此一件的设计,否则你大可尝试多观摩它的同款型号,从而训练自己的鑑赏力。几乎所有的装饰艺术作品都是由巧手工匠所製,所以即使是同款型号,每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下面的设计是来自18世纪大师亚当·威斯威勒 (Adam Weisweiler, 1744-1820),这是一件小巧而精致的三层储物台,古典的造型、细木镶花或者紫衫影子的搁架、浅浮雕的碧玉瓷板、新古典风格和带有巴洛克传承的立柱等这种因素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这件设计杰作。较小的体积可以使它在房间内回来移动而满足不同的需要,可以将它在下午茶时间来用摆放茶具、可以放置在沙发一侧放置随手翻阅的书籍、可以放在主人的收藏室摆放随时把玩的心仪之物…由于高度的实用性和艺术性,设计之初便得到了来自皇室和贵族的认可,在百年后19世纪末仍被推崇,致使19世纪的大师仍在复制这一经典。

如下图所示,上面来自威斯威勒本人的原作,台面使用细木镶花工艺制作,现收藏于伦敦华莱士收藏馆,下面是19世纪英国家具师唐纳德·罗斯(Donald Ross)的复制品,罗斯的作品由于优质而精良的做工在当年曾让众人误以为这是18世纪的原作,甚至连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也不能例外,直至1928年10月罗斯的儿子托马斯(Thomas Ross)将相关的文件记载上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后才证实出自罗斯之手。

唐纳德·罗斯制作路易十六样式铜鎏金装饰镶嵌威治伍德碧玉瓷细木工艺三层移动台,约1870年 现藏于西堤展厅

下图所示和上图一样,上面来自威斯威勒本人的原作,台面使用������紫衫影木帖皮,由法国贵族家族收藏,伦敦佳士得于2015年7月9日以194500英镑拍出。下面是19世纪巴黎水晶梯廊(Escalier de Cristal,1802-1923)根据此作品为原型的作品,台面同样使用与紫衫影木具有相同效果的安波拉木帖皮,不同的是水晶梯廊放弃了原作使用的碧玉瓷镶嵌,而是在上层台面中心和四角镶嵌了法国的塞夫勒瓷板,并将最下面一层改造成了开放式横档,更方便下层物品的收纳。

4. 作品是只此一件还是某作品系列中的其中一件?

如果该作品是只此一件而且能充分表现其创作者的艺术风格,它的价值将会有所提升。如下图,这是一对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于20世纪初期制作的玄关台,根据记录和实物都可知这是一对唯一品。根据林克的记录,其中一只制作于1909年,卖给他的重要英国客户伊莱亚·梅杰(Elias Meyer)(订单编号1237),第二只制作于1921年9月,也是来自于梅杰的订制。

这一对玄关在梅杰伦敦家中的位置,窗边红线下部

1925年4月梅杰去世,林克花费了348660法郎从梅杰位于伦敦的格罗夫纳广场的家中买回了以前出售给梅杰的大量家具,其中就包括这一对玄关台。这对玄关台运回法国后,林克将它收藏于自己位于巴黎Quai Henry IV的家中,直至21世纪才由林克的女儿售出,可见这对玄关台对于作者和其家族的重要性。

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制刷金木制玄关台 20世纪初 现藏于西堤伦敦库房

5. 作品是否其创作者的重要作之一?

每个著名的艺术品制造者几乎都会有让人铭记并载入史册的卓越作品。同样这里我们还是已林克为例。

1900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毫无悬念的被林克的震惊世界的作品夺众人眼球。1900年的巴黎博览会上林克展出了与设计师梅萨热共同完成的最著名两件家具作品,这两件作品大胆的采用别出心裁的设计,高超的铜鎏金件尽显作品的雍容华贵,林克从设计图纸到制作模型再到作品完美的展现在人们眼前,这个过程几乎倾尽了林克所有的财产,1900年巴黎博览会称这两件作品开创了新时代,并充分的代表了19世纪家具的最高的工艺水准,成为19世纪家具制造业的里程碑。这便是林克家具生涯中的重要作品也是19世纪整个世纪的宏伟作品。

如下图,这是由林克制作的独一无二的,路易十五样式这款写字桌堪称是19世纪精彩辉煌的作品,桌面由西阿拉黄檀木贴皮。此灵感来自于路易十五时期的书桌,致敬了当时结合工业进步及人类成就的相关思想。

弗朗索瓦·林克(François Linke,1855-1946)制路易十五样式铜鎏金装饰细木镶嵌写字桌 现藏于西堤伦敦库房

与这款书桌一同展示的,还有另一项著名的创作: La Grande Bibliotheque (大藏书柜)。这是另一个引用法国黄金时代进而憧憬荣耀未来的作品。艺术与科学被以寓言的形式表现着,这件作品显示了艺术与科学在当时法国的主导地位。古老的寓言被飘逸的条线及自然的象征图案呈现,连接着法国的过去,今天和未来。

这件作品不论是整体构造还是精细的铜鎏金人物花式造型都可以看出林克对这件作品的用心独到之处。超高的制作成本,高超的工艺品质,影响着这件艺术品的价值,影响着作者的生平,更影响着整个十九世纪。

6. 为谁而作?

如果一件家具是为皇室、贵族或者巨贾等而订制,这类作品往往都不惜代价,精益求精,而且使用的材料不论从数量还是质量都可谓是当时最珍贵稀有的。从设计伊始直至最后的完成,它都倾注了艺术家大量的心血,数量的稀少、高超的工艺品质以及高昂的成本致使订制的作品不可能像普通商品一样在市面大量流通,而它们的价值也大大高于普通产品。

下面要介绍的这件查尔斯-纪尧姆·温克森(Charles Guillaume Winckelsen,1812-1871)制作于1866年装饰日本漆画的女士写字台就是这样一件杰作。根据查阅文献资料,拿破仑三世曾在温克森处订制过四件不同样式装饰日本漆画的写字台,其中一件现已遗矢不知去向,一件收藏在西堤高碑店展厅,另外两件放置于卢瓦尔河谷的瓦朗塞城堡中。

查尔斯-纪尧姆·温克森(Charles Guillaume Winckelsen,1812-1871)制作的两款装饰日本漆画的写字台 现藏于法国瓦朗塞城堡

下图是西堤收藏的其中一件,完美的铜鎏金饰件无论从铸造,鎏金和抛光打磨都精益求精,多达20块日本进口的漆板的装饰,带有隐藏机构的弹簧中楣书写面,工整的造型比例…从各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而且也是这四件订制品中唯一印有温克森款识钢印的作品,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作者对此作品的格外偏爱。

(待续)

在今后的文章中,我们也会定期总结更新对收藏古董家具应注意的其他事项,与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够在下方评论区多提宝贵意见以及互动问题。^_^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