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rebar.cn

这些画何以引发西方百年热潮?——风景画的发

自古以来艺术家就通过绘画方式表现他们看到的河流、山川、树木等现实风景景观。希腊人和罗马人创作了风景和园林景观的壁画。但在罗马帝国沦陷后,描绘纯粹风景的传统逐渐衰退,对于风景的描绘只被视为宗教和人物场景的背景。

《萨里·尤赫斯特山》约翰-克莱顿·亚当斯(John Clayton Adams 1840-1906)西堤现藏

然而作为背景衬托的风景也被描绘得更为自然生动,从文艺复兴的许多油画作品中便可印证,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拉斐尔的《圣母子》等作品中己有了比较出色的风景画作为背景,而且在不少作品中,风景所占的画面比例也相当大,当然,社会环境的改变,也为风景画的独立发展提供了可能。

意大利著名画家安尼巴尔·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 1560-1609年)作品中,故事围绕圣经故事情节《游走埃及》展开,故事主人公亚瑟驱赶身背重物的毛驴,圣母玛丽怀抱耶稣的场景。从整幅画面中,可以看出17世纪风景画逐渐占据主体,脱离了神话、宗教的风景画逐渐衍生出来。这种以描绘牧歌式田园风景为主的“历史风景画”或“神话风景画”的成长,是17世纪的艺术家在文艺复兴艺术的土壤上开垦的一畦新田。

《游走埃及》安尼巴尔·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 1560-1609 ) 1604年

从一般意义上讲,风景油画是否获得独立,是从人物和风景所占的画面比重大小和是否成为画面描绘的主体来讲的。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的乔尔乔内被认为是使风景油画迈向独立的第一位画家。因为从他的作品《暴风雨》中可以看出,风景已经成为画面的主体,人物几乎成为配角,乔尔乔内细致地描绘了天空、闪电和树木,以及建筑废墟的残断圆柱,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片宁静祥和、壮大的田园风光,这在当时是一个大胆的尝试。《暴风雨》虽然不是实景写生,但是在表现遥远天际暴风雨的征兆,如碧蓝色深沉的天空,阴影笼罩下的树木等等,所作的观察和表现是符合现实的。

《暴风雨》乔尔乔内(Giorgione,1477-1510 )约1630年

而17世纪佛兰德斯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PaulRubens,1577年~1640年)笔下,风景画的描绘更为生动。画面远景处天空中流动的云朵,气势宏伟,色彩丰富,运动感极强;近景中富有荷兰民族传统生活的场景表现的自然而亲切。

《史庭堡见的秋景》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

荷兰风景全盛时期的代表人物雷斯达尔和他的学生霍贝玛,这些荷兰小画派的风景画家们描绘的��߼۸�风景给人以亲切真实的感觉,体现了常人生活中的情致,可以说风景画家的情趣与欣赏者是一致的,由于是对于现实景致的感情而必然导致对画家的技术有很高的要求,因而那时的风景画家主要的精力便用在努力增强技艺,以描摹现实中的情致而无更多的追求,这与其他地方和后来很多画家有所不同。同时由于这种状况,第一批风景画家们为风景画积累了相当可观的技术经验。

《Windmillof Wijk bij Duurstede》雅各布·凡·雷斯达尔(jacobvan ruisdael, 1629年-1682年)

在霍贝玛的作品中,典型的荷兰式三分之二天空的构图,严谨但不呆板,道路位于画面的中间,两旁高瘦的赤杨木由近处而伸向远方,采用了明确的焦点透视线组织图像与结构,严谨有序的空间获得了真实的视觉效果。色彩明快,刻画细腻,色调生动,体现了宁静幽美的乡间风光。

《密德哈尼斯村道》梅因德特·霍贝玛( Meindert Hobbema,1638-1709)

同时期的法国,古典主义的代表人物普桑与洛兰共同开辟了法国风景画的辉煌开端。与荷兰画派的小景不同,它们的颇有气势的宏大场面深具古典的内涵。普桑的风景画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倾向,深沉而肃穆,因而有了更多的哲学意味,画面的崇高的精神倾向使之有了深厚的历史感。作为历史画背景的风景在古典绘画中往往显得概念,不如现实中的鲜活,不像以后很多风景绘画作品中描摹得那样真实与接近生活,

《Landscapewith a Calm》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

而在风景画的历史演变中,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David Friedrich 1774-1840)的存在不仅有效的推动了风景画的发展还在思想上赋予风景画独特的艺术思维。

《旅行者》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David Friedrich 1774-1840)

德国浪漫主义画家弗里德里希的题材开辟了风景绘画新的领域,发现了人们从未发现的新的自然:无穷无尽的海洋或山脉、大雪覆盖的山地,以及照在上面的阳光或月光。他很少用宗教形象,但是风景画传达了崇高的精神力量。

《橡树林的修道院》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1774-1840)

然而有人却更喜欢《骏州江尻》。在这一幅画中,北斋用最为简单的几何线条勾勒出美丽的富士山,而画面的主要场景画的是在大风天气中赶路的人们。有的人头上的斗笠被吹走,而有的人手中的纸被吹的漫天飞舞,北斋对这种瞬间画面的把握,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在这样一幅“风”景画中,北斋画出了风,毫无疑问“风”是没有颜色的,但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幅画时,都能听到从画中传出的呼呼的风声,我想这就是所谓“能画一枝风有声”吧!与此同时日本画家葛饰北斋的的作品还影响着包括梵高在内的众多印象派画家。

《骏州江尻》葛饰北斋(Katsushi kaHokusai,1760-1849)

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Constable,1776—1837)19世纪英国最伟大的风景画家,欧洲风景画的真正奠基者。他不愧为艺术上勇敢而机智的创新者,为艺术,尤其是风景画艺术,开辟了一个新世界。康斯太勃的艺术,在祖国鲜为人知,他生前,却得到法国公众的重视。画家对大自然的深刻感受和满怀激情;他的朴素、清新、富有独创精神的表现技法;�»��մɲ��娴熟而完美的油画技巧,都使法国画家为之倾倒。

《干草车》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1776—1837)

与康斯太勃尔同时期的威廉·透纳也是风景画的代表人物,他以海景作为主,海水成为他研究色彩的载体,他非常注重色彩的表现力,将色彩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并以浪漫主义气质去处理色彩关系,体现出了浪漫主义潇洒的色彩,对印象派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他们直接以大自然为绘画题材,描绘自然本身的景色。

《雨蒸汽速度 》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JosephMallord William Turner,1775-1851)

当法国画坛上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针锋相对之时,有一群住在巴黎郊外巴比松村的画家不问流派的纷争,走出画室,拥抱自然,面对大自然进行创作,忠实地描绘大自然的景色,并在19世纪30至60年代独领风骚,他们就是著名的“巴比松画派”。他们关注于光和色彩的研究,以使其画面的色彩更接近大自然的真实状态;他们潜心描绘身边的农民生活及自然景物,将人物融入风景,使其成为风景的一部分,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他们主张“回到自然”,在再现自然的基础上,表现出画家对自然的真实感受,使法国风景油画创作获得了新的生命力,对后来的印象主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阿芙瑞乡间》 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Jean-Baptiste-CamilleCorot 1796-1875))西堤现藏

在西方美术史上,通常以塞尚为界,将绘画分为传统绘画和非传统绘画。塞尚之前的绘画是以描绘客观对象为主,重视绘画的真实性与客观性,重视比例、透视、解剖结构等,是一种现实或自然的再现。塞尚强调绘画的纯粹性、形体的永恒性和坚实感,直接影响了后来的立体主义和抽象主义;下图作品中,塞尚用坚实色块营造出画面的透视,将远景处的圣维克山清晰的呈现在画面中,塑造出鲜明、坚实的绘画语言。

《圣维克多山》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1839-1906)

而在梵高的风景画《有柏树的麦田》中,这张作品与梵高大多数的作品有些不同,笔触较为的柔和,颜色上没有非常强烈的对比,构图也较为平和。画面中,梵高以精准的用色以及几何形的构图收法来表现丰收时极具纵深感的景象。给观看者以高视点远眺景色的印象。

《有柏树的麦田》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

虽然西方油画的历史主要是由人物画写就的,而作为其中一个重要分支的风景画也有其不可或缺的价值。由于历代杰出大师的无限努力,其辉煌的成就与其他画种一样造就了西方绘画这短短几百年间的迷人业绩,可以说没有这些杰出的风景画,西洋绘画史是不完整的。

《萨里·尤赫斯特山》约翰-克莱顿·亚当斯(John Clayton Adams ,1840-1906)西堤现藏

西堤欧洲古董家具--致力于在国内推广和展示18-19世纪欧洲装饰艺术与馆藏级精品古董家具。作品种类涵盖家具,雕塑,绘画…年代从1640年至1930年,跨度近300年。

展厅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古典家具街15号西堤欧洲古董家具

开放时间:10:30 - 18:00 (节假日无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